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故事之上升-【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08:42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半年以前我所在的城市有过一阵自杀潮,很多人感觉压力太大了,想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个时候我很时髦地赶了一次潮流,但是我自杀未遂,被医生救活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前女友夏容与我和好了。而让我发愁的事情说起来有点丢人,我当时在警察局实习,自杀这件事让我的实习期无限期地延长了,理由是领导们对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很不信任,需要长时间的考验。

入冬以来,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可能飘下细雨一般。街上的行人不多,戴着帽子,裹着围巾,行色匆匆。我百无聊赖地走在大街上,脑子空空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具被冻僵了的尸体。

“你害怕我吗?”我打电话给夏容,问她。

“为什么要害怕,你出什么事了?”她担忧道。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我好像一具尸体。”

“你真够无聊的,没事我继续工作了。”夏容流露出了厌恶的口气。

我挂断电话,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我一直怀疑夏容是同情我才跟我和好的,她以为我自杀是因为她提出和我分手。

来到局里我看到同事们在集合,好像有什么紧急任务。阳茶山从审讯室出来一把拉住了我,他递给我一沓材料,说道:“你有时间帮我审一下这个人,我要出任务去了。”

“什么事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啊?”我接过材料。

“你没看新闻吧,市精神病院昨天晚上起火,一百多精神病人全跑出来了。市领导给局里下命令,让我们去抓人。那些人发起疯来,不晓得会造成多大危害啊。”阳茶山匆匆解释几句,就跑到集合队伍里去了。

我走进办公室,先泡了杯热茶喝,然后拿起桌上的晨报看了几眼。市精神病院起火的新闻登了个头条,小标题里特别提醒大家出门注意安全。我发了个短信给夏容,告诉她这条新闻,让她回家的时候小心点,最好是直接打车回去。夏容回复过来说我神经兮兮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不觉有些沮丧。想起同事阳茶山交代的事,我从纸袋里将资料拿出来,匆匆地看了个大概。

这是一宗命案,报警的是个大学生,同时他被当成了嫌疑犯。阳茶山让我审的就是他。我收拾好材料来到审讯室。以前审人我都是当副手来学习的,这次让我一个人来还真有点紧张。

“张杨,十九岁。”我坐在他的前面,盯着他的眼睛。

“嗯。”他疲惫地抬起头来。

“你为什么要杀人?”

“我没有杀人。”张杨身体哆嗦了一下。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我冷冷道。

“我……我昨天早上捡了一个皮包,皮包里有身份证、银行卡和一串钥匙。我想大概是有小偷偷了别人的包,然后把钱拿走了包给扔了。我看到身份证上有住址,所以就想把包还回去。”张杨说到这儿的时候偷瞄了我一眼。

“继续说下去。”

“下午的时候我来到那个女人的家,我按了很久的门铃,但是没有人开门。我有些好奇,就用钥匙将门打开了。我看到客厅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死了,鲜血在她头部的地方流了一团。我很害怕,所以就报警了。”

“等一下。”我打断道,“你是因为好奇才用钥匙开门的吗?还是你想到她家里去偷点东西?”

“不是。”

“私自开别人家房门就是小偷的行为,这个常识你都没有?”我揶揄道。

张杨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或者是另外两种可能,一个是这个包本来就是你偷的,但是里面的钱并没有让你满足,你就上门偷去了。或者是你确实捡了包,但你到门口的时候有了做贼的想法。不管是哪一种,你进屋后发现了主人在家,然后你就杀人灭口了。”

“我没有,你血口喷人。”张杨激动得想站起来,但是手铐拉住了他。

我冷笑着瞪了他一眼。一般杀人犯都不会主动承认的。我从资料里拿出现场法医的鉴定报告来看,上面写着死者的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创,失血过多。另外死者正上方的天花板上发现大团血迹,经证实也是死者的。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这真是奇怪的杀人方法。凶手将死者直直地往上抛起,死者的头部撞到了天花板,而且撞击的力度很大。这么算起来,凶手应该是个大力士才对。

西安药流大概要多少钱

第三方试管婴儿是什么意思

云南看神经内科的医院哪家好

宁波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