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故事之理发尸-【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4:53:13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钟哲走进这家理发店,完全是因为那个熟悉的店名: “随缘”。

店子坐落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设施很简陋,店内一派冷清的景象,除了两名顾客正在烫发外,再无客人。

“先生,要理发吗?”店主是一位年轻女子,着一身碎花棉袄,压得低低的棉绒帽和高高围起的围巾将她面容遮了个严严实实。

钟哲点了点头收起雨伞,门外,秋雨渐浓。

让椅落座,女子将一块洁白的理发布搭到钟哲的身前便开始了工作,钟哲是本市着名的外科医生,这个动作让他不自觉的想起自己为死去的病人搭上尸布的情景。

或许是为了缓解冷清的气氛,女子放起了音乐,熟悉的旋律从唱盘中滑出,是蔡琴的《渡口》。

钟哲的眉梢痉挛般的颤了下,虽是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被女子敏锐的捕捉到。

“怎么了,不喜欢?”女子的手指肚在钟哲的头皮上来回的按摩着,技术很娴熟。

“没……”钟哲回过神来,不自在的笑了笑。接下来是良久的沉默,只有那悠扬的旋律在空气中回荡。

“本店理发,不收钱,但是顾客需要讲一个恐怖故事!”女子突然说话了。

“呵,真是个奇怪的规矩,不过,一定要恐怖的吗?”钟哲来了兴致。

“是的,你在医院工作,我想肯定知道不少恐怖故事吧!”

见钟哲一脸错愕,女子笑了笑: “是你身上的苏打水味告诉我的!”

钟哲松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 “说起恐怖故事,倒真有一桩,而且就发生在我们医院!”

女子的手继续在钟哲头顶游走,轻声说:“愿闻其详!”

钟哲吞了口唾沫,然后开始了讲述。

“几个月前,也是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名女子即将临盆,被男友急急送来医院,可是推进产房后才发现情况很糟糕,因为难产,大人和孩子之间只能保一个,医生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在外等候的男友,结果男子的答复是保小孩,那一晚,雷声特别的大,却仍然盖不住女子凄厉的叫声,虽然医生尽力抢救,但女子最终还是死在了产床上,而婴儿虽然生了出来,却体质赢弱,一周后也死在了医院里,可奇怪的是,婴儿尸体却不翼而飞,后来院方根据监控录像发现,那婴儿被一名女子半夜抱走了,而通过对女子的身形及服装来看,院方惊讶的发现,那女子竟是本已死掉的孩子的母亲,顺藤摸瓜,工作人员在太平间那名女尸旁发现了婴儿的尸体,他蜷成一团,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故事讲完时,钟哲感觉自己身上都有些发冷。

缓缓的睁开眼睛,噗!一道闪电划过,透过镜子的反射钟哲禁不住浑身一颤,站在身后的女子,手中赫然拿着一把小刀。

“啊!”钟哲失声喊道,“你,你想做什么?”

“喔,这,这是剃须刀,我只是想……”女子慌乱的解释。

“不,胡须就不用剃了。”钟哲激动的回绝。

见对方将刀放下了钟哲才暗中松了口气。

“你的故事很棒,是我本周以来听过的最好的恐怖故事!”女子由衷称赞。

接着在她的指挥下,钟哲来到一张洗头椅上躺了下来。接下来又是长久的沉默,室内哗哗的流水声和门外淅沥的雨声掺杂成一块,合奏成一曲沉闷的催眠曲。

“那么,作为回馈,我也讲一个恐怖故事吧!”女子轻声说。

“我是个苦命的人,因为家穷很小便被赶出来打工,父母对我很差,只宠爱小我两岁的妹妹,重的活都让我干,好吃的全留给她,我对妹妹很仇恨,于是有一次趁父母出门,将她从屋顶推了下来,因为是头先着地,她当场死亡,我很害怕于是逃跑了,后来流浪到一家理发店当了学徒,在这里,我遇到了此生最爱的人,他真的很会哄人,在他的花言巧语之下少不更事的我投入到了他的怀抱,可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子早已娶了妻子,他和我在一起不过是有所企图罢了,因为他的太太不能生育,所以他想我为他生个儿子……”

女子的声音很冷,配着外面哗哗的雨声,显得凄凉而又幽怨,而此时钟哲只感觉浑身每个毛孔都开始收缩。

“后来我终于成功怀上了孩子,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我将临盆,他将我送进了医院,生产本来很顺利,可我万万没想到他暗中贿赂了医生,交代说,只要小孩,不要大人,记住,这和只能要小孩,不能要大人完全是两回事,于是,在小孩顺利产下之后,医生在我身上做了手脚,让我死于非命,而他们则对外宣称,我是难产身亡!我想这就是报应吧,是上天对我当初害死妹妹的惩罚!”

钟哲闻言大骇,惊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怎么了?”女子悬在空中的手突然定住,显然,钟哲剧烈的反应让她很惊诧。

“这是我根据你刚才讲的故事,续编的,怎么样,编得很恐怖吧?被自己最亲最爱的人阴谋害死,这是不是比鬼更恐怖?”女子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你是说,这故事是你编的?”钟哲心胸剧烈的起伏着。

“是啊,你不知道现在网络上流行一种角色扮演的故事写法吗?我刚才让自己扮演成那名女受害者,然后发挥想象完善了这个故事!”女子继续揉搓起钟哲的头发来,力度刚好。

钟哲紧张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喉结快速移动着。

“喔,请稍等,洗发水用完了,我上楼去拿新的!”女子礼貌道歉后,移身走开了,她的脚步很轻,轻得连上楼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成都知名三代试管婴儿全过程

北京中医治疗荨麻疹的医院

合肥哪里是皮肤专科医院合肥那个医院皮肤科专业

新乡治疗早泄医院哪家好该如何判断男性早泄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