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7:33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他是谁?”龙祺指着夜启天道。

赤孜蓁忍住心底的慌乱,朝龙祺飞去,启口说:“一个不相干的人!对不起龙祺,让你久等了,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

遇上这等事,赤孜蓁一天的好心情全然已去。这会的她,一心只想快点逃避那道犀利冰冷的眸光,远离这个叫夜启天的男人。

她不知自己的不安打何来,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危险,让她喜欢不起来,还打心底厌恶他。

望着她逃似的背影,夜启天心口作痛的紧,嘴一翕,“噗”鲜血喷溅而出。

他忙就地打坐,运功疗伤。心绪却久久难以平静,不时想起赤孜蓁的话,倏然间睁开眼,黝黑的瞳仁溢满了怒火。

“好个不相干的人!”素指紧握,指节连连作响。

夜启天心里自然不服气,一阵风似地追着二人去。

以他的修为刚才完全能避开赤孜蓁那掌,可他因为走神,对她完全没有防范,这才着了她的道。

赤孜蓁功力虽不深,但这一掌却集了她八成功力,威力自然不能小瞧,若不是他天生体力好,又有深厚的修为,这一掌下去就算不残废,也会在榻上躺一个月……

这女人到底恨他到何种程度,才会出手这般狠绝?

夜启天陷入迷茫,望着赤孜蓁与龙祺一前一后入了王宫,开始猜测她现在的身份。

猛然间想起龙祺唤她的那声“蓁儿”,如挨当头一棒。

赤孜蓁!她居然是赤孜蓁!

这到底怎么回事?

夜启天越发想不明白,如果赤孜蓁就是清鸢,那他之前的退婚岂不让她颜面扫地!难怪她会这般恨自己,想来当年的退婚已将她伤了透。

夜启天心下一沉,又想到龙祺,见他与赤孜蓁形影不离,不由怒火中烧。

她怎么可以忘了他后,又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纵是他退婚有错,她也不该这般对他。

他不服,身躯一晃,隐了身跟在两人身后。

他的修为早是神阶八级,若不是上回度神劫失败,他早成了上神,相比起赤孜蓁和龙祺,他的修为要高出许多。

他隐在二人身后,他们自然难察觉。

只听龙祺讨好地对赤孜蓁说:“蓁儿,你看起来面色不好,好似大病未愈,我这有龙族的圣丹,你拿去服下,三日后,气色定会转好!”

赤孜蓁的心思已飘到九霄云外,满脑子想得的都是夜启天。

想他深邃晶亮的瞳仁,以及那滚烫热情的吻……赤孜蓁想着想着双颊泛起红云,龙祺接连唤她几声,她才心虚地应他声:“好!”

龙祺见她心不在焉,有些自讨没趣。

这龙族圣丹,本就为稀罕物,平日难得见到,纵是神主大寿也瞧不见龙族进贡几颗。真没想到这位龙族世子此回为博美人欢心,竟大方的掏出了一瓶,不知那龙王龙后知道了,会如何骂这个败家子。

夜启天本想阻止的,想到这龙族圣丹实属难得,他可不想暴殄天物,错失这等良机。再说赤孜蓁魂根本就不稳,明显的大伤刚愈,少不得要些调理,居然有人如此大方,暂且让她收着也好。

夜启天一直跟在赤孜蓁身后,赤孜蓁虽看不见他,但总觉身后有异样,不时回头张望,见没什么异常,又调回视线。

夜启天见她这样,勾嘴轻笑,倒是龙祺看不惯她,顺着她的视线朝她身后望去:“在看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东西一路跟着我们?”赤孜蓁小声道。

龙祺瞧了瞧,摇摇头。

夜启天嗤鼻一笑,“就他这三脚猫功夫,也想探知到本座!”

赤孜蓁自我解嘲起:“大概是我多想了!谢谢你龙祺,陪了我一天!听母后说,你有事与我说,什么事啊?”

赤孜蓁睁着水灵灵的大眼认真地望着龙祺。

龙祺被她这样望着,立马变腼腆,扭捏作态起,直让一旁的夜启天看得心火直窜。

凭你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德性!哼!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只见他白袖一拂,一道飓风袭来,卷了龙祺就走。

龙祺被风带着,转眼到了十万八千里外。

待他想起要跟赤玫蓁表白的话,含糊不清地吐露出:“蓁儿我喜欢你,此回是来向你父王提亲的!”

夜启天闻之呵呵大笑:“好感人的表白,不过可惜,怕是没机会了!”

说时素指一点,龙祺整个隐入迷雾阵中,他在阵中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出口的方向。

夜启天嘴角扯扯,冲他道:“好生在此待着!”说时化成一道白光朝赤孜蓁的寝宫飞去。

赤孜蓁以为龙祺又在跟自己玩躲迷藏,就懒得理会他。今日她太累了,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不时单手支着腮帮,坐在窗前发呆。

夜启天隐身靠近她,她像是有了察觉,不时回头张望,自然什么都看不到,娥眉紧蹙小声碎语道:“真是我多想了?”

“你没多想,我确实在此!”夜启天现了身。一袭白衣胜雪,一头乌丝如瀑,波光潋滟的凤眸微微眯起,幽然一笑间,宛如三千桃花灼灼开放。

“真是你!”赤孜蓁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人。

“莫非你一直在想我?”夜启天嘴角噙着抹笑意,明显带着戏谑味。

赤孜蓁见心思被他说中,自然无言相对。

这一路上,她确实在想他,想他的笑,想他的吻,更想他的伤……

明明讨厌这人,却担心他的伤,她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哪般了?神经质的紧!

“无耻!”赤孜蓁杏目含怒,素掌一扬,想将他拍飞,然而对方早有准备,她手刚扬起,已被他轻易攥住。

“无耻?算是吧!”夜启天苦笑。

接着表情变得严肃道:“听着蓁儿!你原本就是我的妻,我没理由因为之前的误会而放弃你!”

赤孜蓁没想到他竟会与自己说这个,眼睛睁得如同铜铃。

夜启天知她不会相信,忙掏出那颗用清鸢泪珠凝化的珠子,那珠子不仅有清鸢的气息,更有清鸢的记忆。

夜启天将珠子一弹,瞬间融入赤孜蓁脑海。

---- 作者寄语:看来大结局要等到明天了,不想太草率结文,所以再写一章,不过要到明晚了!

12方车厢可卸式垃圾车厂价

绍兴市消防管道查漏价格

水性广告漆、汾阳堂直供水性广告漆质量保障

低价洒水车20吨

厂家吕梁农村排污聚乙烯双壁波纹管诚招代理

泰安安利产品服务网点泰安安利店铺免费送货

正骨推拿培训广元零基础入门学习正骨推拿

天龙双桥12方洗扫车销售

衡水市异形外墙铝单板

营口CPVC管大弯头性能优势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