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冀勇庆4G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8:23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冀勇庆:4G: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两会期间,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突然表示,希望政府尽快发放4G牌照,使得政策明朗。而在此之前,常小兵对于联通上马4G的态度一直都非常谨慎,曾经多次表示不着急。  那么,又是什么让常小兵开始着急了呢?恐怕还是中国移动在4G上的提速。如果说2012年中国移动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天津、成都等16个城市建设的TDLTE网络还可以称作“试验网”的话,2013年中国移动在国内100个城市的网络建设和放号恐怕已经具备了“试商用”的性质。  也就是说,虽然还没有发4G牌照,但是政府扶植TD-LTE的态度已经昭然若揭。去年10月工信部专门给TD-LTE劈出了190MHz的频段资源,加上此前已经分配的100MHz,TD-LTE一共拿到了290MHz的频段资源,而组一张TD-LTE网只需要120MHz的频段资源。另一方面,既然工信部还没发4G牌照,按道理中国移动不应该建设规模如此庞大的TD-LTE“试验网”,而移动不仅大张旗鼓地建了,也没看到工信部的任何官员表示异议。  中国移动又为什么着急上4G呢?还不是因为拿到的3G不给力!2009年初,工信部在发放3G牌照的时候,硬是将产业链非常不成熟的TD-SCDMA牌照塞给了中国移动,这也使得中国移动在最近几年的竞争中步步被动:2G时代,中国移动的市场占有率高达2/3以上,ARPU远远高于另外两家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而在3G的战场上,中国移动勉强保住了1/3的份额,即使是这1/3的用户,很多也不过是拿着3G的手机,干着2G的活,其ARPU远远低于联通和电信。因此,中国移动迫切地希望通过4G挽回颓势。  从上面这些事情,我们已经看到电信市场的问题:作为央企的三家运营商并不能自主选择符合自己发展的技术标准,也不能雇佣合格的职业经理人来管理企业。运营商说分就分了,说合就合了,高层说轮岗就轮岗了,甚至还能到竞争对手那里任职,像前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上任之前的身份是中国联通的董事长……  再往深层次说,问题的根子出在了政府身上。一些政府高管既不了解电信行业的发展规律,还要自以为是,结果经常做出各自啼笑皆非的决策。例如,当年在联通已经开始做GSM并小有规模的时候,为了应付美国人,又强行让联通上马CDMA,结果造成了“左右手互搏”的尴尬境地。  当年3G牌照的发放也是一个明显的败招。在某些利益集团的大力忽悠下,TD-SCDMA被包装成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标准”。其实,这个标准最早起源于西门子公司,基础技术也是基于CDMA,大唐、中兴、和华为等中国厂商在其中到底有多大的主导权,其实也是说不太清楚的事情。  退一步说,即使TD-SCDMA技术标准完全由中国厂商主导,但又无法尽快商用,这个标准也会加速贬值。政府高官只看到了狭隘的自主知识产权,却看不到技术标准要商用才有价值的事实,看不到也需要保护规模更大的运营商和服务商利益这个事实。因此,最后变成了由于TD-SCDMA技术始终成熟不了,所以不能发放3G牌照,而不发3G牌照,整个产业链就此陷入了僵局的困境。  2009年,当中国的3G牌照终于落地的时候,欧美国家的3G已经运营了将近10年,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电信基础设施的完善,客观上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大发展。在美国,iphone的大热就是因为3G运营商AT&T大胆推出了无限量3G流量套餐,拉动了电信运营、电信设备、手机终端、移动互联网服务等产业链的繁荣,从而让美国从欧洲手中夺回了领导权。可是美国掌握了3G技术标准了吗?要知道,美国应用最广泛的3G技术标准(WCDMA)是爱立信等欧洲厂商提出并主导的。  有关部门似乎汲取了当年3G牌照发晚了的教训,有意识地鼓励中国移动搞TD-LTE大规模“试商用”,从而拉动TD-LTE产业链尽快成熟。不过,这种带着明显“人治”痕迹的决策并不能够给市场稳定的预期,也未必真能促进TD-LTE产业链的成熟。  其实,有关部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立即发放4G牌照,具体的技术标准由运营商自己选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要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他们能够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