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亲生儿子在尽孝心时遭遇血缘排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1:23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div>

尿毒症晚期病人四处寻找肾源,唯独没让大儿子到医院化验;大儿子偷偷到医院化验配型,竟有非法卖肾的嫌疑;配型成功了,手术却又面临着法理上的挑战。这对父子一波三折的经历,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又印证着怎样的一次命运巧合?

为父捐肾,孝子却被疑卖肾

2008年1月,郭凯心急火燎得来到南京鼓楼医院,直接冲到了泌尿外科。“医生,我爸爸得了尿毒症,我要捐肾。我爸爸叫郭秋冬,您一定要救他!医生,看看我的肾能移植给我爸吗?”喘息未定的郭凯连珠炮般地说,几乎有点语无伦次了。

“郭秋冬的儿子?”医生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满脸焦虑的小伙子,大眼睛、满口东北话,长得和来治病的郭秋冬夫妻没什么相似之处。“郭秋冬一个月前就来做咨询肾移植,所有愿意捐肾的家属都没配型成功,他一双儿女因为未成年无法配型。你既然是他大儿子,为什么现在才来呢?”医生追问道。“我是瞒着父母来的,医生,您现在千万不要跟他们说。”郭凯急忙解释起来……

原来今年年初的时候,郭凯从青岛打工回家,发现家里气氛不对。原本就四处漏风的家在他离家一年后更显破旧,妈妈段素贞也苍老了许多,没说几句话就哽咽起来。郭凯正待问明,父亲郭秋冬回来了,只见他面色灰黄、无精打采。郭凯急忙问:“爸,你怎么了?”郭秋冬强展笑容,一屁股做在床上,有气无力得说:“没事,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段素贞看看垂头不语的丈夫,重重得叹了口气:“你爸爸现在是尿毒症晚期了。”

其实,郭秋冬早在一年前就被查出患中晚期尿毒症,因支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就一直吃中药做透析,一年多过去了,郭家已倾家荡产,病魔却更加肆虐。2007年12月,郭秋冬夫妇慕名来到南京鼓楼医院,泌尿外科的专家建议郭秋冬进行亲体肾移植,这是彻底治愈的唯一办法。妻子段素贞、郭秋冬的弟弟妹妹都跑来给郭秋冬捐肾,但无一匹配。“让我儿子和女儿也来试试,行吗?”走投无路的段素贞想到了最后一招。但一听到他们的孩子还未满18岁,医生断然打消了他们的念头,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允许做肾脏移植。“让郭凯回来试试吧。”亲朋好友几次跟郭秋冬夫妇说。可郭秋冬坚决摇头:“不行,不能告诉他。孩子还小,不能耽误他一辈子。”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回来配型?为什么要这么等着?我难道不是你们的孩子吗?”不等父母说完,郭凯就忍不住哭喊起来。“不行,我明天就去医院配型!明天就去!”郭凯扭头往自己房间里走去。“郭凯,你听话,不能去。” 郭秋冬突然提高的嗓门把郭凯震住了。郭凯不明白,弟弟妹妹都可以去尝试,为什么父母这么反对自己去。回头看看爸爸激动的样子,郭凯硬憋住了心头的疑问和气恼,那天晚上,他一夜无眠,而父母对自己的点滴疼惜像放电影般在他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郭凯今年24岁,17岁的妹妹在北京打工,14岁的弟弟在饭店做学徒,在这个贫寒的家里,父母的呵护和疼爱让三个孩子感觉富足而幸福,身为长子的郭凯更是父母手里的宝贝疙瘩。过年的时候,常常只有郭凯能穿上新衣服,家里有好吃的也总是要给郭凯留着。而从小懂事的郭凯总是主动把好东西分给弟弟妹妹。郭秋冬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还是跟孩子们强调说:“哥哥照顾你们很辛苦,不要和哥哥争。”和很多孩子一样,郭凯也曾经有过叛逆期。初中毕业后郭凯学会了上网玩游戏,并且越玩越疯,谁劝也不听。看着儿子越陷越深,郭秋冬急得嘴上一直起泡,儿子万一走了歪道怎么办啊?一天,郭秋冬加班回家已经十点钟,一看郭凯不在家,扭头冲进夜幕里,朝网吧跑去。半路上下起了雨,又累又饿又急的郭秋冬几乎是拖着两条腿到了网吧,进去看到郭凯正玩得起劲,郭秋冬突然热泪盈眶,他捶胸顿足得自责:“孩子啊,爸爸没本事供你上学成才,但爸爸豁上这条老命也得让你好好成人!”看到被淋得透湿的爸爸如此激动,郭凯顿时明白自己的顽劣给父母带来了怎样的煎熬。从此,郭凯再也不打游戏了,他决定去青岛打工,赚钱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父亲得了绝症,郭凯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为了妈妈,为了弟弟妹妹,为了这个家,更为了留住爸爸,我一定要试试,一定!”郭凯下定了决心。

几天后,郭凯又跟郭秋冬提起要去配型。这次,郭秋冬心平气和得对郭凯说:“儿子,你还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你是老大,你妈和弟弟妹妹以后也得靠你照顾,你要是身体有啥毛病,他们就没依靠了啊。好孩子,听话啊!爸爸知道你孝顺。爸爸年纪大了,就算走了业不可惜,你可不行啊。”郭凯鼻子酸酸地,他极力控制着自己,“可是,咱家不能没有你,你要是走了,家里才没依靠了呢。我们得有爸爸。”

第二天,郭凯跟父母说要和表哥出去玩几天,然后当天便赶到了鼓楼医院。

听完郭凯的解释,医生有点怀疑,他决定等检查结果出来再下结论。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安排医护人员进行配型检查。郭凯积极得配合着医护人员,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有了“卖肾”嫌疑。

配型成功,儿子始知非亲生

几天后,郭凯接到医生通知,“你和你爸爸的血型配对检测成功了,但要做手术的话,还需要你爸爸来做个溶血检验。”郭凯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没留意到医生脸上复杂的表情。

郭凯兴奋得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爸爸,我在鼓楼医院呢,医生让你过来做个试验。”郭凯以为爸爸会很高兴或很生气。“郭凯,你回来吧!” 郭秋冬的声音出奇得平静。“爸爸,你生气了?我不撒谎你能让我来吗?爸爸,你就来吧,多不容易啊,要是能配型成功,咱家就有救了。爸爸,求求你了。”郭凯急得快要掉泪了。电话那边半天没有声音。“孩子,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一直瞒着你,你不是我的亲儿子啊!”郭秋冬哽咽着说……

“爸爸,你说什么?你骗我!不是真的!”爸爸细弱而断断续续的一番话把郭凯打懵了,那些遥远的往事听起来简直像一场梦……

1982年,郭秋冬和段素贞结婚。婚后两年段素贞一直没有怀孕。无奈之下,郭家决定抱养一个男孩。不久,郭秋冬父亲的同事给郭家抱来了一个还不到两个月的男婴。小家伙五官周正,大眼睛双眼皮,郭秋冬夫妇喜欢得不得了,他们给孩子起名郭凯。

郭凯4岁那年,段素贞怀孕了,生下了女儿郭玉芬。之后,儿子郭猛出世了。有了自己的一双儿女,郭秋冬夫妇对郭凯反而更加疼爱,逢人便说:“郭凯是我们家的福星哪!”心底里,夫妇俩还有另一层想法:郭凯是抱养的,没有亲生父母的孩子,更需要人去疼去爱。所以,在这个不富裕的家里,满足郭凯的需求永远是第一位的。

郭秋冬的妹妹在东北,见哥哥家生活拮据,就和哥哥商量,“与其让孩子受苦,还不如我带走一个,帮你养着。”思忖良久,郭秋冬夫妇狠狠心,决定让妹妹带走郭凯,“孩子,去跟姑姑过好日子,等着爸爸来接你啊!”郭秋冬鼻头酸涩,临别时抱着郭凯看了又看。“爸爸,爸爸……”郭凯被姑姑抱走时的嘶喊至今仍让郭秋冬肝肠寸断。

郭凯走后,郭秋冬所在的建筑公司倒闭,为了生计,夫妻俩承包了一片地种上了砀山梨,精心养了几年好不容易盼到有了收成,结果梨价大跌,血本无归,从此一家人全靠郭秋冬在建筑工地上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就在此时,郭秋冬在和妹妹以及郭凯的一次联系中发现,郭凯在东北过得很不开心,这又成了郭秋冬的心病。每每想到郭凯的情况,郭秋冬就吃睡不香。“一家人在一起,日子再苦心里也塌实,还是把郭凯接回来吧。再苦不能苦了这孩子啊。”郭秋冬和妻子商量说。就这样,郭凯回家了,这一别就是十来年。

郭凯这么多年没在家,郭秋冬总觉得亏欠了他,所以,郭凯在家里受到的待遇依旧是最好的。郭秋冬还和妻子说好,一定不能让郭凯知道自己的身世,“孩子知道了不好受,万一出了什么事,咱谁也对不起啊。就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在得了尿毒症之后,郭秋冬给家里所有人下了“命令”,“别告诉郭凯,省得他在外面担心。他好好工作,以后成家立业,我也就对得起这个孩子了!”一旦有人跟他提起让郭凯去配型捐肾,郭秋冬就“很不讲理”地跟人家吵:“你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啊?”有一次,不知谁嘀咕了一句:“又不是亲生的,就试下嘛,也不一定就合适啊。”“儿子就是儿子!那是我的儿子。他以后还要结婚生子,还得养家啊!试试也不行。”郭秋冬不想让郭凯因此知道自己的身世,更不舍得让他去冒险。

谁曾想,郭凯竟偷偷去配型了,而化验结果让鼓楼医院的医生极为诧异:郭凯和郭秋冬配型成功,但是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为了查实,医院先给郭秋冬打了电话,无奈之下,郭秋冬道出了隐藏了24年的秘密。得悉郭凯的身世后,鼓楼医院的医生强调,必须把真相告诉郭凯,到时如果郭凯依旧同意捐肾,手术才有可能进行。

郭秋冬也很吃惊,能救自己的竟然是抱养来的儿子!这不幸之中的幸运是老天刻意安排了一场命运的巧合吗?郭秋冬夫妇感慨万千,郭凯执意捐肾,郭秋冬唯有说明真相,他希望这样可以断了儿子的念头。

那天,郭凯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挂断电话的,被隐藏了24年的身世在他心里翻江倒海得折腾着。回想24年来的一幕幕,郭凯泪流满面,养育自己24年的人竟不是亲生父母,而现在只有自己能救“爸爸”的命!郭凯极力回想这些年里作为“养子”的蛛丝马迹,没有!他试图找到养父母对自己哪怕一丁点儿的疏忽,还是没有!

“老天,你是在捉弄我还是考验我啊!”郭凯的心乱极了。“袖手旁观”这个念头刚一闪现,郭凯就像挨了一记耳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哪!那样做我郭凯还是人吗?爸爸疼我这么多年,宁愿等死也不想揭开我的身世,这大恩大义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啊!我没有别的本事,就用自己的这条命来报恩吧。”在一个叫不上名的广场上,郭凯从下午坐到了凌晨。

法理通情,亲情孝义大过天

天一亮,郭凯就再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爸爸,我想好了,你就是我爸爸,我只有你一个爸爸!你来南京,我要给你捐肾。没有你和妈妈,就没有我,给儿子一次回报的机会吧!”握着话筒,郭秋冬潸然泪下。

鼓楼医院立刻进行了最后一项溶血检验。很快,结果出来了:郭凯可以进行捐肾手术。父子俩悲喜交加,周围的医护人员无不动容。

但郭秋冬的手术并没有被立刻安排上日程,因为鼓楼医院面临着一道法律难题:郭家父子的手术是否“合法”?原来,国家对于人体器官移植有明文规定: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郭凯和郭秋冬之间的关系属于因帮扶形成的亲情关系,但这一关系需要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予以支持,否则,手术将无法进行。

听完医生的解释后,郭凯把医院需要的证明和材料逐项记下,然后便忙活起来,他要赶在春节放假前把材料全部拿到,争取手术尽早进行。派出所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了解到郭家的情况后,都大为感动,一路“绿灯”为郭凯开出了证明,郭凯如获至宝,接着就把证明送到了医院。

为了尽快挽救病人,为了合法手术,鼓楼医院的相关人员快马加鞭得展开了法理论证工作,两个月后,他们最终认定郭凯和郭秋冬的所有法律关系属实,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可以进行“亲体”肾移植手术。

手术前两天,郭凯问主刀的医生:“有没有不留疤的办法啊?”医生告诉他,办法是有,但他的手术不合适,因为刀口太长。郭凯突然有点害怕了,手术以后毕竟不是健全的人了,自己会不会废了呢?这时候,郭凯多希望女友在身边陪着啊。女友是郭凯在青岛打工时认识的,在决定给爸爸捐肾后,郭凯主动跟女友提出了分手。“当你找到幸福的那一天,请不要忘记有一个人永远爱着你。”在郭凯的QQ里存着这样一段话。

郭凯极力掩藏着自己的害怕,他知道自己的消极情绪会给手术带来负面影响,为了这个家,他别无选择;为了报答养育之恩,他死而无憾。夜不能寐的郭秋冬几次对郭凯说:“孩子,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大的罪。”看着爸爸被折磨得过早苍老的脸,郭凯总是很“轻松”得说:“爸爸,咱多有缘分啊,你得高兴。这是我自愿的,我年轻,能恢复好。”

郭凯鲜活的左肾移植到郭秋冬的身体,5秒钟后就开始自主利尿,手术成功了!“我爸爸怎么样?”郭凯清醒后第一句话就这样问,得知自己得肾在爸爸身体里已正常工作,他欣慰得笑了,长长得吁了一口气。

半个月后,郭凯和郭秋冬都回家了。郭凯说要尽快去找工作,挣钱给爸爸补身子。据专家介绍,未婚儿女为父母捐肾的不多;养子给养父捐肾并配型成功,这在全国也极为罕见。在安徽,郭凯父子的亲情故事感动着父老乡亲们,前不久,砀山县政府有关领导专程慰问了郭凯一家。祝愿郭凯和他的家人在今后的日子里健康平安。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