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东生谈国际化TCL海外并购仍在继续《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26:07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近日,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参加中欧国际商学院2017全球论坛香港站,发表了一番关于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演说。李东生具备这样的资格,TCL集团的营业收入中,有46%来自海外。 近日,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参加中欧国际商学院2017全球论坛香港站,发表了一番关于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演说。李东生具备这样的资格,TCL集团的营业收入中,有46%来自海外。

在采访过程中,因为行程匆忙,李东生数次催促记者加快提问,席间却忽然暂停了采访,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TCL手机打开一幅梵高的《向日葵》,说:“这是昨天跟朋友吃饭时照的,餐厅里的一幅向日葵,朋友用iPhone怎么照都比不上我这个。”

李东生希望借此说明TCL集团国际化的成功。他说,如果没有跨国并购,TCL的手机业务可能就不存在了。“2003年的时候,我们是拿到了手机经营牌照的12个企业之一,另外11个都已经死掉了,只有我们还活着。”李东生告诉经济观察报。

海外并购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主要途径之一。美的收购德国库卡与东芝家电、海尔收购通用家电业务,以及全球并购不断的海航集团,都是最为鲜活的案例。

中国加入WTO已经15周年。李东生说,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近二十年,特别是加入WTO后的15年,国际化进程正在加速,从产业竞争力来讲,中国企业做到了从模仿到创新再到局部领先。“像彩电、手机,中国在全球市场的份额都是其他国家难以相比的,中国企业成长的过程也伴随着日本消费电子产业衰落的过程,”李东生在演讲中说,“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的创新和竞争力领先,如电讯设备、高铁。高铁中国是独创的,在全球是领先的。而电信技术设备,中国企业已经把欧美老牌企业干掉了,剩下一个思科,其它全死了。像朗讯、诺基亚、西门子等等公司,以前在市场叱咤风云,但是今天基本上看不到了。”

但是关于TCL国际化的成败,外界仍有争议。支持者说TCL是先驱,反对者说TCL是先烈——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TCL并购阿尔卡特与汤姆逊后出现了巨额亏损、管理不到位、技术判断失误、对地方法律陌生等诸多问题。

但李东生坚信TCL的国际化是成功的:“前期我们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国际化为我们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去年TCL成为全球彩电的第三大厂商,前两大厂商都是韩国企业,我们把所有日本企业都干倒了。”

TCL集团的国际化仍在继续。近期,李东生要去以色列,TCL集团将在以色列投资智能化、互联网应用、大数据、新材料四大领域的企业。李东生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他从200多个项目中挑选了十来个,近期将去以色列对这十来个标的公司进行考察,确定投资对象。

同时,TCL在美国正在进行一项3亿美元的投资案,但至今仍未获得美国政府批准。李东生说,美国正在回到贸易保护主义的路上。

访谈

问:TCL集团在以色列会收购哪方面的资产?

李东生:就是和我们产业相关的,智能化、互联网应用、大数据、新材料,这四大类已经有十多个项目,这十多个项目是我们筛选出来的,我们看过应该有200多个项目。我这回去以色列就会和这十多个项目的标的公司做沟通,我希望这次我们能够确定投资的对象。

问:除了以色列,还在哪里有投资?

李东生:在美国有投资,也是同一个方面的。因为美国是全球创新最大的国家,比以色列大。以色列是比例大,美国是总量大。大部分创新的技术都是来自美国,美国经济体量大,所以大部分创新的技术都会被美国自己的企业买了。所以中国企业家跑以色列那么勤奋,是因为以色列的东西好,卖家没那么多。

问:走出去最大的挑战与障碍是什么?李东生:我觉得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遇到最大的挑战,目前是国外的保护主义。譬如说美国市场是比较开放的,但是美国对于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还是有很多限制。我们在美国有一个收购项目,已经半年了,政府还没有批下来,实际上,如果我们不是一个中国企业,而是一个欧洲企业的话,这个项目可能早就批下来了,甚至都不用政府批。所以这种国家的保护主义包括技术的,包括产业的保护主义,现在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最大障碍。

问:您觉得这是一种歧视吗?

李东生:当然是。因为这种措施是针对中国企业的。

问:为什么针对中国企业?

李东生:这个问题要去问美国总统。

问:您对美国总统有什么评价,包括政策方面?

李东生:因为这个项目我们之前已经接近批准了,在特朗普上任之前,这个项目应该就可以批准。之后我们重新报材料报流程到现在美国还没有批准,而且告诉我们可能不会批准。

我认为美国现在的政策退回贸易保护主义的趋势是非常危险的。其实美国经济过去几十年保持全球的竞争力,保持全球的领导地位,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美国的开放,他通过开放吸引了全球的人才,通过开放能够和全球的科技资源、制造资源、金融资源来对接,现在美国如果在回到保护主义的路上,我相信会极大的伤害美国经济的竞争。

问:那您这个项目以后会有什么结果?

李东生:我不太清楚会有什么结果,但从现在的趋势来看,要等批准会非常困难。其实这个项目,按照美国的法律,应该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批给我,因为按照美国的法律,我们报上去的材料,他的行政批复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理论上来讲,我们是可以向美国相关批准单位提起起诉。

问:您会这样做吗?

李东生:我觉得这样做一点意义都没有,我想省一点律师费。

问:您会放弃这个项目吗?

李东生:我会继续努力,希望奇迹能够发生。

问:中国内地仍然是TCL最大的市场,为什么需要走出去?

李东生:今天是,未来就不是。国外市场的量会超过中国市场,为什么要在海外发展,海外市场占全球市场更大。

按照2016年TCL的销售,有46%来自海外市场,所以TCL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企业,未来TCL国际化的重点在于提升我们的竞争力,提升我们品牌和产品的品牌指数。另外在海外通过兼并、收购,和自己发展技术,我们会有更多的技术积累,直到我们的竞争力和技术能力,能够达到同行企业的国际领先水平。2年内,我相信我们会有50%的销售额是来自海外市场。

问:目前中国企业新的一轮并购,比如美的收购东芝、库卡,跟曾经TCL集团对购阿尔卡特和汤姆逊的并购有什么区别?

李东生:我觉这一轮的并购,关键是提高中国企业的自动化、智能化水平,这更多的是在上游工业高端设备方面。我们是电子信息产业,所以我们做的一些收购更多的是关注我们这一领域的。十多年前,中国企业并购更多的关注是市场,通过并购之后快速切入市场。今天中国企业的并购会更关注技术,这几年我们也做了一些并购,只是没那么大规模,但是基本集中在新技术、新材料领域。

问:您觉得什么样的企业家适合做海外并购?

李东生:这个很难定义,不同的项目要求不一样。我觉的不是什么样的企业家适合做海外并购,而是什么样的企业适合海外并购,而且要看并购什么项目。企业一定要并购自己有能力做的,互补的项目,一定要并购那些你有能力去管理的项目。

问:什么样的并购您是不会碰的?李东生:和我们业务不关联的不会碰。技术没有价值的,不能赚钱的,我当然也不会考虑。但选择项目的时候要去看过,分析过才知道。如果是一些跟我们没有关联的项目,我看都不会去看。

问:赋税方面,之前福耀玻璃(600660,股吧)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说中国比美国高35%,这观点您同意吗?

李东生:我不同意。去年,中国政府降税减费的政策已经给我们TCL带来了6000万元的成本节省。去年出口退税的加快,也节省了我们的流动资金。所以从去年来看,政府确实在落实减税降费的措施,而且有实际的成效。而且中国企业总体的税负,我认为不比欧美的高,特别是欧洲的税负远远要高于中国,而且我相信美国也是个别的行业比中国低,如果是美国的整体的税负,实际上还是比较高。这当中,你不能只考虑企业的税负。美国最大的税收是来自于个人所得税,其实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好像只占中国整体税收的5%左右。你要看整体的税负,中国整体税负并不高。

北京治肺癌专科医院

北联nk免疫细胞

卵巢早衰的治疗方案

nk细胞免疫治疗的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