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二节七国联合来反叛-【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45:29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三年(公元前154年)正月,朝廷削夺吴国会稽郡、豫章郡的文书到达,吴王刘濞就率先起兵,朝廷任命的二千石以下的官员都被杀死了;胶西王、胶 东王、淄川王、济南王、楚王、赵王也都举兵反叛。丞相张尚、太傅赵夷吾谏阻楚王刘戊,刘戊便派人杀死了张尚和赵夷吾。赵相建德、内史王悍谏止赵王刘遂,结 果两人被刘遂烧死。齐王后悔通谋叛乱,撕毁吴楚的盟约,依靠城池进行抵御。济北王的城墙坏了没有修好,他被其郎中令劫持了,因此济北王无法举兵参加反叛。 胶西王和胶东王为统帅,淄川王、济南王以胶西王和胶东王为统帅共同攻打齐国,围攻齐国都城临淄。赵王刘遂把军队调往赵国西部边境,准备联合吴、楚等国军队 一起进攻,再向北方的匈奴派出使者,联络匈奴一起举兵。

吴王在其国范围征发士卒,对国中的老百姓下了命令说:“我今年六十二岁了,还 亲自担任统帅;我的小儿子十四岁。也身先士卒。所有年龄上与我一样下与我的小儿子一样的人,都应应征从军!”吴国二十多万人被征从军。吴王还拉拢闽、东越 参加叛乱。吴王在广陵起兵,向西渡过淮河,随即与楚国的军队联合,派使者致书诸侯,指控晁错罪状,准备以诛杀晁错为名联合进兵。吴、楚两国军队一起攻打梁 国,攻破了棘壁,梁国几万人被杀;吴、楚联军乘着胜利的气势继续向前进攻,其势锐不可当。梁孝王派将军迎击,又被吴楚联军打败,梁军士兵都向后败逃。梁王 只能死守其都城睢阳城。

当初,临终前,告诫太子说:“假若国家有危难,军队统帅的重任可由担当。”等到七国叛乱的消息传 到朝廷,景帝就任命中尉周亚夫为太尉,统帅三十六位将军及其部队,到达前线与吴、楚叛军交战;派遣曲周侯郦寄攻打赵国,派将军栾布攻打齐境叛军;景帝又任 命窦婴为大将军,让他带领军队在荥阳驻守,监视用兵于齐国和赵国境内的汉军。

晁错上书奏请景帝亲征平叛,晁错又建议:“吴国尚未攻占 徐县、僮县一带,可以送给吴国。”晁错与吴国宰相一直不和,有晁错在某处就坐,袁盎总是避开;袁盎出现在何处,晁错也总是避开;两个人从未在同一个室内说 过话。晁错升任御史大夫以后,以接受吴王贿赂之事,惩罚了袁盎。景帝下诏赦免袁盎,把他降为平民。吴、楚叛乱发生后,晁错对御史丞、侍御史说:“袁盎受吴 王之惠,说他不会叛乱;现在,吴王果然发动叛乱,我想奏请捉拿袁盎,他肯定知道吴王的密谋。”御史丞、侍御史说:“如果在吴国叛乱前,治袁盎的罪,可能会 中止叛乱密谋;现在叛军大举向西进攻,再审查袁盎,为时已晚矣!更何况,袁盎又没有参与密谋。”晁错。袁盎听到这消息后很是害怕,他当夜就去求见 窦婴,对其说明吴王叛乱的原因,希望能够见到景帝,亲口说明原委,窦婴与袁盎进宫奏报景帝,景帝正在与晁错商量调度军粮。景帝问袁盎:“现在吴、楚叛乱, 你觉得局势将会怎样发展?”袁盎回答说:“不值得担忧!”景帝说:“吴王利用矿山就地铸钱,将海水熬干制盐,招揽天下豪杰;到年老发白时举兵叛乱,无绝对 把握,绝不会贸然起兵,为什么说他不能有所作为呢?”袁盎回答说:“吴王确实有采铜铸币、熬海水为盐的财利,但他并没有招揽到什么豪杰,假著吴王真的招到 了豪杰,豪杰也会辅佐他行仁义之事吗,也就不会叛乱了。吴王所招诱的,都是些无赖子弟、没有户籍的流民、私铸钱币的坏人,所以才能相互勾结而叛乱。”景帝 问:“应采取什么妙计?”袁盎回答说:“请陛下让左右臣子们退下。”景帝留下晁错摒退其他人,袁盎说:“我要说的话,任何臣子都不应听到。”景帝就让晁错 回避。晁错只能退避到东边的厢房中,对袁盎极为恼恨。看晁错离去,袁盎这才说:“吴王和楚王互相通信,说汉高祖皇帝曾分封诸子弟为王,诸侯各有其封池,贼 臣晁错擅自贬谪诸侯,削夺他们的封地,因此他们才造反,以图共同诛杀晁错,直到恢复他们原有的封地才罢休。现在的对策,只有斩晁错,派出使臣,恢复他们原 有的封地,那么,七国的军队就会自动撤走。”景帝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除此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我不会为了爱惜一个人而使天下黎民百姓遭罪。”袁盎 说:“此乃唯一之策,请皇上认真考虑!”景帝就任命袁盎为太常,准备让其出使吴国。过了十多天,景帝就让丞相陶青、中尉嘉、廷尉张欧上疏弹劾晁错:“有负 皇上的恩德和信任,离间君臣,又想把城邑送给吴国,一点没有作为臣子应具备的礼节,犯下了大逆不道之罪。晁错按刑律应被判处腰斩之刑,他的父母、妻子、兄 弟不论老少应全部公开处死。”景帝批复说:“同意所拟判决。”晁错却一直蒙在鼓里。景帝派中尉召晁错,并欺骗他说是让他坐着车在市中巡察,于是,晁错穿着 上朝的宫服在东市被腰斩。接着,景帝就派袁盎与吴王的侄子、宗正德侯刘通为使臣,出使吴国。

谒者仆射邓公担任校尉,上书景帝分析了战 况,在进见皇帝时,景帝问道:“你从军中而来,有没有听说晁错被杀之后,吴楚叛军撤退了?”邓公说:“吴王处心积虑几十年,是因朝廷削夺了他的封地发怒, 杀晁错只是他叛乱的借口,其本意却不是杀晁错啊。再说,朝廷杀晁错,我担心天下的士大夫都不敢再向朝廷进忠言了!”景帝问:“为什么呢?”邓公说:“晁错 忧虑诸侯国势力越来越大,以致朝廷不能制服,这才请求消减诸侯国封地,使朝廷更加稳固,这本来是造福万世的好事。平叛刚开始实行,他本人突然被杀。这样 做,对内堵塞了忠臣的口,对外替诸侯王报了仇,我认为陛下不应该杀晁错。”于是,景帝深深地感叹说:“您说得对,我也很后悔呀!”

袁 盎、刘通到达吴国,吴、楚军队也开始向梁国的堡垒进攻了。宗正刘通因是同姓亲属,所以先进入内殿会见吴王,让他跪拜接受皇帝的诏书。吴王听说袁盎也来了, 知道他来是劝说自己撤兵,就笑着回答说:“我已经做了东方诸侯国的皇帝,还向谁跪拜呢!”吴王不肯与袁盎见面,但是将其扣留在吴国军营中,准备强迫他担任 吴军将领;袁盎不答应,吴王派人把他关押起来,准备将其杀死。袁盎寻找机会得以逃脱,并向景帝禀报了出使的种种情况。

北京比较好的干细胞医院

NK细胞治疗肝癌

NK免疫细胞如何治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