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76个鬼故事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6:07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我,嗯。。。”吴伟鸣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蔷薇姐,好久不见了。”他回头一看,刚才险些撞到自己的那辆红色车子的车窗慢慢摇下,一个留着刺头的年轻人正笑着和蔷薇打着招呼,副驾驶上还坐着个身着白衣的女孩子,长发披肩,看不清脸。

那年轻人打开车门,靠在车上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后吐了个烟圈,然后看着蔷薇道:“蔷薇姐,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蔷薇皱了皱眉头,道:“卖车?鸣振,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辆车子,最好不要卖。”

“蔷薇姐,你在怕什么?这只是一辆车而已。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被叫做鸣振的年轻人再次吐了口烟圈,悠悠的道。

卖车?吴伟鸣心想,自己今天来着夜玫瑰不就是为了买车吗?难道这就是那辆奔驰?他仔细看了看,那的确是奔驰的标志,红色的车身,看起来还蛮新的。

吴伟鸣不禁心下暗喜,打听了一晚上也没有消息,没想到却在门口遇到了,于是,他开口问道:“朋友,这车,打算卖?卖多少?”他一面说话,一面又不断转头看向夜玫瑰门口的方向,刚才那恐怖的一幕仍在眼前,可这车子对自己实在太有吸引力了,他不甘心就这么错过。

“你想要?5万块,一口价,我急等用钱,你能拿出5万块,这车马上就是你的了。”鸣振拍了拍车顶,道。

“成交!”吴伟鸣赶忙一口定下,“我身上带着卡,要现在交易吗?”

“行!”鸣振道,“上车。”

吴伟鸣上前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回头却看见蔷薇眼神闪烁,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鸣振跟蔷薇打了个招呼,也上了车,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吴伟鸣心里还是挺高兴的,离开了那个见鬼的地方,还以如此便宜的价格买了这辆奔驰,不由的哼起了小曲。

鸣振从后视镜看了看他,道:“朋友,为什么不坐前面?”

“副驾驶不是有人吗?”吴伟鸣张口道,刚说完,却发现副驾驶上空空如也,刚才那个白衣服的女孩子呢?

鸣振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回头看了看吴伟鸣,道:“哪有人?你不是看错了吧。”话音未落,脸色却突然僵了起来,此时,吴伟鸣的边上,正坐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长发遮面,躬身低头,浑身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鸣振的心脏不争气的狂跳起来,他佯装没什么事的样子转过头去,继续开着车,眼角余光看向后视镜,那镜子里却只能看见吴伟鸣自己。

吴伟鸣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身边有个特别的存在,他伸手抚了抚布满鸡皮疙瘩的手臂,道:“嗯,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哎,我说,把冷气关上吧,有点冷。”

鸣振没有答话,他很清楚,车里根本没有开冷气。

车子在银行路口停下,鸣振刚要下车,却忽然发现旁边副驾驶上,很突兀的出现了个身着红衣的女孩子,长发披肩,垂首低眉,身上一股刺鼻的甜腥气。那身上的红色鲜艳非常,像是血染一般,仿佛随时都会滴落下来。

鸣振的心,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他认识这个女孩子,那天凌晨,驾车闲逛的他经过夜玫瑰时,在夜玫瑰门口见到了刚下班的她,白衣胜雪,神色寒若冰霜,宛若盛放的白色玫瑰,白的冷艳,高贵。可是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倒在蔷薇脚下的她却已经是个死人。那时的她的全身都被血染得鲜红,满身遍布刀痕,一身白衣也成了红色,仿佛凋零的红玫瑰,红的刺眼,绝望。

鸣振就是帮蔷薇处理了那个女孩子的尸体,才得到了这辆奔驰。当时的他被告知,只要把尸体毫无痕迹的处理掉,那这辆车就是他的了,当然,前提是他要保守秘密。

那天晚上,他将那女孩子塞进麻袋,装进后备箱,然后驱车来到海边,将那麻袋绑上石块沉入了海底。

可从那晚之后,他几乎每天都感觉心神不宁。车是得到了,可每天都能梦见那个女孩子浑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哭泣,全身触目惊心的伤口,两只脚更是被直接斩断,提在手中,就连眼中流出的泪都是鲜艳如血。而且,每次梦到那个女孩子的时候,自己都好像是似梦似醒,意识却是清醒的很,能清晰的看见眼前的一切,甚至都能闻到那刺鼻的血腥味,可身体却不能活动分毫,直至天亮。

鸣振知道,自己肯定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那天被他沉到海底的那个女孩子,回来找他了。他去找算命先生卜了一卦,算命先生说,那辆车上沾了那个女孩子的血,那女孩子是循着自己的血找到她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车处理掉,于是鸣振决定把车卖掉。

鸣振回头看了看后座上的吴伟鸣,见他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应该是看不见副驾驶上的女孩子。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开门下了车。

二人在银行ATM机转了帐,鸣振便将车钥匙交给了吴伟鸣,而后转身便离开了,仿佛一刻都不愿再做停留。

已经很晚了,吴伟鸣把车开回家中,5万块就能买到这么好的车,这让他有些兴奋的睡不着觉了。他围着车子转了几圈,将车前前后后仔细看了个遍,心想,明天一定要驾着车子在那些朋友面前好好的炫耀一番。如此一想,他便带着心满意足的神色回屋睡觉了。

不知睡了多久,翻了个身的吴伟鸣忽然感觉自己是身边躺了个人,自己一翻身,大腿直接压在这个人的身上。吴伟鸣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一张泛着青色的女孩子的脸,眼睛紧闭,嘴巴微微张开。她的身体平躺,脑袋却像是向侧面弯了90度,正好对着吴伟鸣的脸。

吴伟鸣猛的打了个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他一个翻身起来到床下,顺手打开了床头灯,床上的那个女孩子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

吴伟鸣长出一口气,看来,刚才那只是个梦,诡异的梦。他打了个哈欠,再次躺在床上,关上灯钻进被窝,却忽然感觉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被窝里蠕动,冰凉冰凉的,透过睡衣将那股寒意传到他的身上。吴伟鸣伸手在被窝里摸索,怎么摸着感觉好像是。。。一只脚?

吴伟鸣深吸一口气,他慢慢的把手摸到的事物从被窝里拿了出来,朦胧的光线下,他却看的清清楚楚,那正是一只脚!那是一只脚趾上还染着指甲,从踝骨处被生生斩断的脚!

吴伟鸣怪叫一声,猛的将那只脚扔了出去,他翻身起床,伸手按下床头灯的开关。这次,灯没有亮。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恐怖压抑的气息,吴伟鸣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上的睡衣早已被冷汗浸透。他战战兢兢的扫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个床头柜,所以看起来有些空旷。

“踏,踏。。。”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脚步声,很轻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却让人听的格外清楚,宛若催命的音符,一声一声的踏在吴伟鸣的心坎上。吴伟鸣小心翼翼的往门口方向挪动脚步,眼睛不住的四下观望,此时的他心中怕的要命,心跳更是狂乱的一塌糊涂,像是要蹦出胸口一样。

“踏踏,踏踏。。。”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却没有看见人影,这让吴伟鸣心中更加害怕起来,他的身体不住的簌簌发抖,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他艰难的挪动着脚步,终于,后背靠在墙上了,以他对自己卧室方位的了解,此时只要他一伸手就能够到门把手,然后就可以离开这间可怕的卧室了。

“踏踏踏,踏踏。。。”脚步声停住了,“啪嗒~”一声轻响,从头顶滴落一滴冰凉的水滴,落在他的脖颈,让他狠狠的打了个颤栗,他忍不住抬头一看,登时被吓得面无血色,就在他的头顶,那双断脚整整齐齐的站在天花板上,脚踝断口处白森森的骨茬,沿着皮肉不住滴落的淡红色血水,就连早已变得灰白的筋肉都看的清清楚楚,强烈的刺激着吴伟鸣那随时都可能崩溃的神经。

---- 作者寄语:(原创作者;断痴小狼)

中医推拿培训高平零基础推拿培训推荐工作

广西面包管面包管厂家馒头管

朔州CPVC电力管219口径几个等级&

汕尾厂家批发钢板预埋件建筑镀锌预埋件量大价优

滨州CGCT玻璃钢管选用优质原材料&

江门市新会区专业代写投标书公司代写标书价格

广西大功率液压注浆机价格活塞式注浆机

遂宁冲孔铝单板价格

数控钢筋折弯弯箍机全自动钢筋数控弯箍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