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湖孽缘第三十三章三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1-01-22 10:16:13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第三十三章玉蚌含珠

夜幕下的琼楼灯火辉煌,极尽奢靡,声声娇腻呻吟在春屏中回荡,直教人神

魂颠倒,纸醉金迷。

黄蓉返回尤八屏阁,见屋中灯火俱消,漆黑无声,不禁心中惊异。这淫贼平

日里嗜色如命,持久异常,怎才不到半个时辰就偃旗息鼓?

黄蓉等得片刻,见屋中毫无动静便潜入其中,甫一进入,顿觉香气扑鼻,春

欲缭绕,脑中荡起阵阵涟漪。

「这该死的淫贼,究竟下了多少春药?也不怕精尽人亡……」黄蓉暗暗诽谤,

没走几步便觉身躯娇软,呼吸发烫。潮热的房间里,各种催情香气飘忽弥漫,仿

佛有人在耳边轻声呢喃,唤起心中骚动的欲望。黄蓉走到床边,心中已是泛滥一

片,她深深喘息着,难掩娇躯的燥热。

宽大的床上空空如也,尤八和倌女不知去处,黄蓉摒弃杂念,凝神细听,顿

知一人躲入床底。「这淫贼,怎躲到了床下?」黄蓉掀开垂幕俯身探入,里面黑

漆漆的一片,全然看不清,又向前爬得数尺,手上摸到一片柔滑的软肉,黄蓉心

中一动,才知这是那倌女。倌女赤裸昏睡,身有酒气,也不知方才她走后,二人

又做得怎般淫事。

黄蓉正要退出,忽听床外脚步声,紧接着两条小腿被一双大手捉住。

「哈!女侠原来躲在这里!八爷可算找到你了!」

黄蓉一听,顿知是尤八,这淫贼方才不知躲去哪里,八成是在找这床下倌女。

她刚要退出床底,却被尤八一屁股坐在腿上,整个下身都被压住,只听那淫贼醉

醺醺笑道:「黄……黄女侠怎又穿上衣物?难道还想逃脱八爷的魔掌?嘿嘿,这

回被我找到,可是要自罚三杯,吃我大屌八百回!」

尤八嘿嘿一笑,一把扯下黄蓉衣裙,扒下她薄薄的亵裤,雪白的美臀顿时暴

露在眼前。浑圆的臀瓣儿如蜜桃般饱满挺翘,肉浪滚滚,美轮美奂,看得尤八双

眼一热,丑陋的头颅倏地埋进黄蓉臀后,卖力舔弄起来。

「呀……」黄蓉猝不及防,敏感的私处被尤八大嘴盖住,一根猩红的舌头刺

入紧凑的肉屄中。突如其来的羞耻与快感,令黄蓉娇躯一颤,肥嫩的肉臀骤然绷

紧,一股浪水喷涌而出。

尤八毫不停歇,一颗头颅埋进黄蓉肥满的臀中又舔又吮,如同豪猪拱食着美

味的蜜桃,邪恶之极。

「淫贼……啊……快停下……」黄蓉颤声呻吟着,丰满的肉臀却高高翘起,

任由尤八舔弄,浪水淋漓中,美丽的脸上尽是销魂。

「嘿嘿,骚货,又发情了,看我怎么惩罚你!」尤八淫笑着,大手抓住黄蓉

两片臀瓣儿,向两旁用力一掰,粉嫩的肉屄菊肛顿时暴露在眼前。那狭长的性带

犹如一片燥热的幽谷,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尤八瞬间热血上涌,一张大嘴急色地

贴了上去,「滋溜滋溜……」的淫荡声中,一根长舌又吸又卷,尽情侵犯着女侠

羞耻的肉屄。

「嗯……啊……」黄蓉轻声呻吟着,两条美腿用力蹬紧,肥嫩的蜜屄在淫贼

的亵渎下收缩颤抖,涌出汩汩春水,又被男人的大嘴吞入腹中。

尤八吸得兴起,索性将黄蓉亵裤彻底脱下,一边抱着她白花花的大腿舔弄吮

吸,一边将她两条雪嫩的小腿压在胯下,丑恶的大屌贴在雪白的腿肌上猥亵耸弄

着。

黄蓉趴在床下不能动弹,裸露的下身在尤八的舔弄下扭摆蠕动,一如心中的

不安与渴望。靡靡的香气吸入心肺,阵阵情药扩散全身,臊人的欲望在肉体中荡

漾着,令她恨不能转过身去,与那淫贼滚在一处,尽情放浪。

「嘿嘿,我的黄女侠,真是个骚女侠!」尤八一回吸罢,摸着黄蓉的肉臀得

意地笑道。

黄蓉默不作声,然而淋漓的私处却暴露了她心中的渴望,她深深喘息着,滚

烫的脸上散发着浓浓的情欲。

「骚货!这回给八爷找到,可要好好接受惩罚!」尤八淫笑着,扬起大手在

黄蓉肥臀上用力一拍。

「啪……!」的一声脆响,肥臀摇曳,浪肉乱颤。

「哦……!」黄蓉娇呼一声,赤裸的下身随即被尤八抱起,两条白腿被大大

分开,羞耻的肉屄、菊肛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黄蓉心中一臊便要挣扎,忽感后

庭一热,紧缩的肛门骤然一紧,只听那淫贼笑道:「骚女侠,让八爷瞧瞧你的肛

体是否如之前那般销魂!」

尤八言罢,在黄蓉菊肛处吐了口唾沫,两指并拢,狠狠插了进去!

「啊~~~!」黄蓉哀叫一声,羞耻的菊肛再次被身后的淫贼侵犯。

「哈哈!不愧是黄女侠,果然还是这般销魂……」尤八赞叹着,手上却毫不

停歇,两根手指一插到底,在黄蓉紧俏的菊肛中进进出出,奸弄不止。

「哦……淫贼……停……停下……」黄蓉羞急地呻吟着,肥美的肉臀被插得

抽搐连连,一股股莫名的快意袭遍全身,她颤抖中咬紧牙关,褶壁嫩肉用力勒紧,

努力承受着尤八的侵犯。

「哈哈!爽不爽?要不要八爷再深一点?」尤八戏谑着,粗硬的手指又捅又

挖,不断深入,仿佛要把整只手都插进黄蓉的身体。

「啊……啊……死淫贼……轻点……不……不行了……」黄蓉的呻吟声变得

急促起来,在尤八兴奋的插弄中,粉屄菊肛剧烈抽搐,敏感的下身几近喷泄。

又是一阵淫乱的抠弄,黄蓉忽地两腿一蹬,仰首高吟,紧凑的肉肛紧紧缠住

尤八的手指,一股阴精喷泄而出!

「噗呲……」热烫的阴精喷在尤八胸前,甚至溅到他的嘴角,犹如一只喷水

的河蚌,而抽搐的菊肛却紧紧吸住他的手指,如同婴儿吮乳。

肥满的臀尻用力绷紧,颤抖中喷精泄身,良久才缓缓平息。黄蓉发出一声满

足的呻吟,高举的肥臀夹着尤八的手指瘫软在地,肉屄犹自抽搐不已。

「啧啧,没想到黄女侠身份如此高贵,肉体却这般淫荡,既然如此,就让八

爷满足你一回!」尤八说着,一根大屌已伸到黄蓉臀后,长长的肉器一甩,硕大

的龟头已触到她湿滑的肉屄口。

「啊……他要进来了!」黄蓉心中大惊,本能地向前爬去,然而刚爬两下便

被尤八拖了出来,雄壮的身躯压住她的下身,一根邪恶的大屌摇摆着便要插将进

去。

黄蓉大急,便要运使内力破床而出,却惊觉体内真气空空如也,已与凡人无

异。

「这该死的淫贼,竟然在春药中混杂了『半日倒』,这乃是当初在匪寨中制

服猿煞的毒物,入体后内力全失,十二时辰后方能恢复,没想到竟然被这蠢货一

股脑地混入了春药里。」黄蓉此刻功力骤失,芳心大乱,只任凭尤八骑上她的身

体,对她进行侵犯。

她本是想将尤八引去小龙女那里,对这水性杨花的女人惩戒一番,没想到阴

差阳错,竟大意败倒在这淫贼的春药和毒物下,更面临失身被辱的命运,真个自

食其果。当初她在匪寨中便被这淫贼破了后庭,奸淫侮辱,至今不能忘怀,而现

在他却要进一步侵犯自己的身体,彻底将她占有,这难道是天意?

黄蓉正自后悔不迭,忽地娇躯一颤,一颗硕大的龟头已挤进她的身体,那滚

热的巨物浑圆硕大,霸道无匹,烫得她小嘴大张,一颗芳心仿佛要跳出胸膛。

「嘿嘿,我的骚女侠,让你尝尝八爷的厉害!」

「死淫贼,别……别进来……」黄蓉发出最后的哀求,然而话音未落,那淫

贼便抱起她的后臀,屁股用力一挺,狰狞的大肉屌狠狠肏入!

「啊~~~!!」黄蓉螓首高扬,发出一声颤抖的哀吟,美丽的肉体终于和

淫贼结合在一起,失去了宝贵的贞洁。

淫秽的春房中,一代女侠屈辱地趴在床下,高贵的白臀用力撅起,努力包裹

着淫贼的大鸡巴,粉嫩的花唇强行撑开,被迫承受着男人的硕大与雄伟。「花径

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女侠多年未曾交配的高贵肉屄,终于迎来了下

一根大屌,这根大屌是如此的雄伟硕大,以至于女侠整个阴户都被大大撑开,而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根大屌的主人竟是一个无耻下流的淫贼,也不知那些视

黄蓉为女神的江湖男儿获知,心中会是怎样的暴怒与不甘。

「哦……好紧的屄儿,黄女侠果真不同凡响……!」尤八赞叹着,邪恶的下

体再度一挺,更加深入地插进黄蓉的身体。

「哦……!」

「啊……!」

淫贼和女侠同时发出一声呻吟,各自感受着彼此的肉体,硕长的大屌深深插

入女侠的蜜屄,紧密结合的快感令彼此身心俱醉,不能自已。

「咝……黄女侠的穴儿,居然比方才还紧,真是越干越骚……」尤八又惊又

喜,默默体会着黄蓉身体的紧凑与销魂,那层层叠叠的蜜壶软肉宛如温暖的水中

玉蚌,包裹吮吸,春水弥漫,他的一根大屌身在当中,犹如被含着美酒的小嘴嘬

住,便连那龟头都更加饱满胀大。

「好……好个吸死人的浪屄,这莫不是传说中的『玉蚌含珠』?」尤八此时

醉酒乱性,脑子浑浑噩噩,暗道莫非苍天垂怜?方才还被他插得要死要活的倌女,

转眼间竟拥有世间罕见的名器「玉蚌含珠」,定是春药幻觉!

这憨货福从天降,却不知现在胯下的女人早已不是那青楼倌女,而是货真价

实的丐帮帮主,中原第一美女黄蓉!而他现在大屌所在,便是让无数江湖男儿魂

牵梦绕,甘愿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高贵肉屄。

堂堂中原第一美女,此时却如廉价的女奴般趴在床下,高翘着肥臀,失身给

了这丑陋的淫贼,真是暴殄天物。

尤八看着屌下白花花的肥臀,感受着里面销魂之极的紧凑感,哪里还忍得住,

屁股一挺便插弄起来,「噗滋……噗滋……」的交合声顿时从二人下身响起。

「啊……淫贼……停……停下……」黄蓉娇呼着,挺翘的后臀被插得前后摆

动,敏感的嫩壁急急收缩,却禁不住尤八大屌的狠插,娇嫩的花蕊在龟头的轰击

中被迫开放。

「哦……好爽……老子要干死你!」尤八大叫着,一边抽插一边双手扶住黄

蓉的腰肢,往自己耸动的大屌上迎凑。

「啪啪啪啪……」

「啊……啊……淫贼……轻点……」

响亮的交合声在房间中回荡,肥臀扭摆,浪汁四溅,一代女侠被淫贼骑在胯

下狂插猛干,声声羞人的呻吟中,浑然没有了往日的高贵雍容。

「喔……骚货……吸死个人哩!真是欠干!」尤八一边污言秽语一边捣弄不

休,长长的大屌在黄蓉臀后进进出出,粉嫩的花唇如薄绸般被捅入又带出,浪水

淫液喷涌不止。尤八得逞淫威,奋力鞭挞,娇嫩的肉屄被他奸得不住收缩,一层

层的快感席卷而来,令他越发的疯狂,恨不能将面前的肉体插穿。

黄蓉屈辱地趴在床下,任由尤八奸淫捣弄,肥嫩的白臀被撞成片片浪花,激

烈的交合下,颤抖的芳心在快感和羞耻中挣扎。

「哦……骚女侠……爽不爽?大声叫出来……哦……让八爷听听你有多爽

……!」尤八狞笑着,大屌狠命一挺,如愿以偿地听到黄蓉撩人的浪吟,心中的

欲火也更加炽烈。他干得兴起,雄伟的大屌狠捣数十回,将黄蓉肥臀干翻在地,

又抬起她一条大腿扛在肩上,胯下奋力捣插,直干得她臀股颤颤,娇呻艳吟。

「啊……啊……轻点……不行了……」黄蓉急声呻吟,多年未行房事的她,

哪堪这般狠插,丰满的肉躯在剧烈的快感中摇摆、颤抖,不消片刻便哀呼讨饶,

嘤嘤欲泄。然而尤八的大屌是如此的勇猛,丝毫不肯停歇,硕大的龟头对准她敏

感的花芯狂插狠捣,她的魂魄都要被撞散了。

「哈哈!骚女侠,快说……八爷厉不厉害?」尤八神情亢奋,见身下的肉体

被奸得汁液喷涌,美肉乱颤,狂笑中抱起胸前那条抽动的美腿狂吻起来。

「啊……哦……」黄蓉咬紧牙关努力支撑,一条雪腿被尤八高高举起舔弄不

休,下身更是被插得不成样子,无边的快感弥漫全身,娇嫩的花芯已经被蹂躏到

崩溃的边缘。

「啊……要……要来了!」黄蓉艳吟着,丰满的肉体在狰狞的大屌下扭动、

颤抖,蓦然,一股酸麻的泄意席卷而来,黄蓉肉躯一僵,蜜屄嫩肉死命缠紧尤八

的大屌,滚热的阴精喷泄而出!

「啊~~~!!」

一声高亢的呻吟响起,丰满的女体在男人的奸淫下剧烈抽搐着,攀上肉欲巅

峰。在看不见的肉体深处,嫩壁抽动,花房大开,宝贵的阴精对着庞大的巨屌尽

数喷泄,表达着自己的溃败与臣服。

「喔……好爽……」尤八两腿颤颤,高声呻吟,一根邪恶的大屌深深埋进黄

蓉的身体,被滚热的阴精烫得跳动不已。而喷精的同时,一丝丝强烈的吸力从花

芯传来,仿佛玉蚌吸珠,要把他的精液一并吸出。

尤八咬牙吸气,努力压制着射精的冲动,好半晌才在黄蓉瘫软的肉体上强撑

过来。

「呼,好险!不愧是黄女侠,脱了衣服便是个吸死人的小妖精!」尤八看着

身下丢精泄身的黄蓉,一时间如获至宝,满心欢喜。他不等黄蓉歇过,粗鲁地抓

住她的双腿,将她拖出床下,在她徒劳的挣扎中,将她全身衣物撕碎,片刻间,

一具惊心动魄的丰满肉体呈现在眼前。

柔和的月光透过纸窗照映在房中,雍容的女体躺在冰凉的地上,一头乌黑的

长发披散在洁白的肩头,她双腿蜷缩着,性感的腰肢连接着丰硕的肥臀,蜜屄嫩

肉经过淫贼猛烈的奸插,犹自微微颤抖。在她纤柔的藕臂下,两颗雪白的大奶浑

圆鼓胀,肉浪滚滚,让人不能自控。

尤八看得心头火热,如此丰满撩人的极品肉体当真世间罕见,随便一根手指、

一片肌肤都比寻常女子美上千倍万倍,而如今,这绝世的胴体竟臣服在他的胯下,

等待他的宠幸与征伐。美色当前,向来嗜色的尤八哪里还把持得住,一根邪恶的

大屌瞬间胀到极致,邪恶的眼神恨不能将面前的玉体吞噬。

「骚货!八爷要肏死你!」

尤八大吼一声,一把抱起黄蓉赤裸的胴体,粗鲁地扔到大床上。丰满的娇躯

在床上弹起又落下,乳摇臀颤,浪肉四溢,紧接着又被好色的淫贼扑在身下,抓

胸摸臀,肆意侵犯起来。

刚刚交媾过的二人,甫一接触便如干柴烈火,疯狂纠缠在一起。他们一个是

美名远扬的女侠,一个是无耻下流的淫贼,此时却如一对偷情的狗男女,忘情苟

合在一起,浑然不知羞耻。

宽大的合欢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如肉虫般扭动着,丑陋的淫贼挺起他邪恶

的肉器用力一挺,女侠发出一声被侵入的呻吟,旖旎的房间里瞬间响起淫靡的交

合声,以及二人快活的呻吟。

第三十四章牡丹花开

夜深了,繁华的琼楼里,琴声柔婉,艳舞翩翩,沉迷酒色的男人们在这里醉

生梦死,忘却一切烦忧。

不会有人想到,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江湖第一美女,此时正卧在这幽深的春

阁中安然入睡,她玉体横陈,春色盎然,娇艳的嘴角香涎未干,那是她为男人口

交所留下的痕迹。

更没有人想到,就在不远处的另一间房中,中原第一美女正和一个无耻淫贼

发生着难以启齿的肉体关系。听那翠屏深处娇声妩媚,浪语频频,靡靡的交合声

伴随着男人的淫笑,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骚女侠……哦……八爷肏得你爽不爽?」

「啊……淫贼……哦……」

淫靡的房间里传来女侠羞耻的呻吟,她娇喘着、迎合着,丰满的肉体在淫贼

的肏干下扭动逢迎,充满欢愉和满足。忽地,床上传来一声哀羞的娇啼,女侠美

妙的肉身被淫贼摆成羞耻的姿势,房中传来他兴奋的淫笑:「黄女侠,尝尝八爷

这招「龙蟠虎踞」,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淫贼你……啊……!」女人话音未落,紧接着发出一声撩人的呻吟,伴随

着密集的交合声,淫贼和女侠剧烈媾合在一起。

「啪啪啪啪……」

响亮的肉交声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女侠的呻吟也变得急促而哀婉,那

让人面红耳赤的浪语中,美妙的肉体也不知被干成了什么样子。不消片刻,高贵

的女侠便不堪淫贼鞭挞,开始低声讨饶,然而兽欲大发的淫贼却哪里会放过她?

那根狰狞的大肉屌贪婪地占据着她宝贵的肉屄,纵横驰骋,仿佛要将她的肉体干

穿。

「啊……啊……淫贼……慢些……不……不成了……」女侠不堪地哀吟着,

藕臂玉足用力撑紧床单,神情妩媚而亢奋,充分流露出女体在登上肉欲巅峰前的

骚浪与急迫。

暴风骤雨般的交媾持续片刻,猛听一声优扬的长吟,一代女侠绷紧了美妙的

躯体,在淫贼的抽插下丢精泄身。如果有人能够进得屋内,便可以发现女侠此时

的神情是那样的妩媚销魂,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交媾的快感中,而得尝淫欲的淫贼,

此时正趴在她美妙的肉体上倒吸凉气,一边享受着阴精淋屌的绝妙快感,一边努

力压制射精的冲动。

交媾告一段落,一盏烛灯慵懒地散发着暧昧的柔光,凌乱的合欢床上,一男

一女赤身裸体缠抱在一处,彼此的下身仍自紧密结合着,淋漓的汁液涂满二人股

胯。

春事暂歇,女人缓缓抽出淫贼的巨根,起身走到妆台,柔和的烛光下,她丰

满的躯体犹如一座玉琢的雕像,精美而高贵。

如此美轮美奂的女子,当属中原第一美女黄蓉无疑。

看着镜子里美丽的身影,黄蓉心中又是愧疚又是羞赧,昨日还高高在上号令

群雄的丐帮帮主,如今却失身给了一个无耻淫贼,这让她今后还有何颜面去面对

世人?

烛影跳跃,镜中的娇颜也变得斑驳,犹如一朵舞动的牡丹在尘世中飘摇。蜡

烛快要烧干了,记得它刚燃起的时候,尤八正将她按在桌上奋力捣插,而现在她

早已被干得浑身娇软,不知泄身几回。

想到方才交媾的情景,黄蓉心中大羞,身躯仿佛又燃起一把热火,这时,却

听身后传来尤八的淫笑:「黄女侠可还快活?八爷的宝贝可还没射出来哩,嘿嘿

……,骚货!我们接着快活!」

男人话音未落,「啪」的一声脆响,一只大手重重拍在黄蓉肥美的肉臀上,

不待她转身,尤八便举着狰狞的大肉屌扑了上去。

「啊……!」

黄蓉惊呼着,一双雪白的玉臂慌乱地撑在妆台上,丰满的肉体狼狈伏了下来,

两颗硕大的奶子紧紧贴在桌面上。

「等……等一下……」黄蓉上身趴伏,屁股高翘,心中顿知那淫贼的邪恶意

图,她挣扎着抬起头来,眼前的镜中却呈现出她爱欲交织的绝美容颜。

「还等什么?我的黄女侠?先让八爷干你一回!」尤八色性大发,粗鲁地分

开黄蓉双腿,一根大屌摇摆着便要插入。

「啊……等一下……尤八……」黄蓉满面红晕,刚要转头劝说,忽地娇躯一

颤,似乎有一股力量从高翘的臀后猛烈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黄蓉高声哀吟,身体随着侵入的力量向前一冲,险些撞到面

前的妆镜上。在她的身后,一根霸道的大肉屌已从她肥嫩的臀尻插入,蛮横地挤

开两片粉嫩的蜜唇,狠狠肏进她不贞的肉屄中。

黄蓉低垂着螓首,身躯一阵绷紧、僵立,雪白的肥臀微微抽搐,努力适应着

身体中的大屌,再次被淫贼肏入的她,此时已说不出一句话。尤八的大屌来得如

此猛烈,黄蓉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中缓过神来,那巨屌已缓缓后撤,肥大的

龟冠划过肉壁,继而是惊心动魄的奋力一击!

「哦……!」黄蓉的身体被撞得再度向前一倾,邪恶的肉屌深深刺入她的凤

屄,她螓首一扬,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骚货!里面这么紧,真是欠干!」尤八嘴上羞辱着,肉屌一抽一挺,对着

黄蓉的肥臀完成了第三次冲击。

「嗯……」黄蓉呻吟一声,无可奈何地承受着尤八的奸淫,紧凑的肉屄用力

夹裹着他侵入的大屌,也不知是拒是迎。

「骚女侠,怎么样?八爷又肏进来了,爽不爽?」尤八志得意满,下体抵住

黄蓉的肥臀,狰狞的大屌开始前后抽插。

「哦……不……不可以……」黄蓉嘴上拒绝,两片肥臀却任由尤八进进出出,

实行对自己的奸淫。

朦胧的妆镜前,一男一女赤身裸体,站在台前交媾着,男人邪恶的屌胯用力

撞击着女人的丰臀,淫靡的交合声从二人下身响起。

黄蓉趴在妆台前,娇美的身躯被尤八撞得前后摆动,肥大的阴囊甩打在她雪

嫩的白臀上,发出「咣咣……」的响声。男人的抽插越来越深,黄蓉贝齿紧咬,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尤八,此时的尤八正满目狰狞站在她的身后,贪婪地抱着她

的屁股,一边兴奋地喘着粗气,一边不余遗力将他的巨根顶进自己的身体,无边

的快感在二人的肉体中蔓延。

尤八越插越快,越捣越深,声声淫荡的羞辱中,身前的美肉也在他勇猛的侵

犯下臣服下来,翘起她性感的屁股,迎接自己的临幸。尤八快速耸动着,丑恶的

脸上布满狰狞,他忽地抓住黄蓉胸前那对晃荡的肉奶,看着她在镜中受辱的美态,

淫笑道:「黄女侠,看看你骚浪的样子,是不是早就想让八爷干你了?」

「啊……嗯……胡说……」黄蓉摇头呻吟着,一对大奶被尤八抓在手里用力

捏弄,美丽的螓首深深垂下,羞于去看镜中的自己。

「胡说?嘿嘿,叫得这么浪,还不承认?你就是个骚货!」尤八哈哈大笑,

胯下发力捣弄,淫荡的交合声顿时响成一片。

黄蓉娇声急吟,一颗春心羞耻不堪,她本已放弃挣扎,接受被尤八的奸淫,

然而听着那淫贼污言秽语,高贵的身份仍令她娇喘着斥道:「死淫贼……啊…

…休要猖狂……」

「啧啧,骚蹄子,都给八爷干上了,还敢嘴硬?这就让你知道八爷的厉害!」

尤八言罢,抬起黄蓉一条美腿搭在妆台上,让她整个阴户完全暴露,肥美的肉屄

因为玉胯的拉伸而越加紧凑敏感,狰狞的肉器趁着阴户大开,如猛兽开闸,直捣

黄龙。

好个「铁背郎君」,腰如壮熊,臀如猛虎,一根长长的肉鞭埋进中原第一美

女娇嫩的凤屄中,狂插狠捣,怒肏不休。那猩红的大屌犹如一根烧红的铁棒,在

肥嫩的雪臀中进进出出,横冲直撞,尽情驾驭着中原第一美女高贵的肉屄。

「啊……啊……淫贼你……慢点……」黄蓉娇声急吟,丰腻的雪臀浪水喷涌

颤抖不止,一条搭在妆台上的美腿在尤八的抽插下绷得笔直。

「哈哈!爽不爽?我的黄女侠?」尤八大笑着,有力的股尻势大力沉,狠命

撞击着失身的女侠,直将她撞得美躯瘫软,趴在妆镜上抬不起头来。

「哦……嗯……」黄蓉无奈地呻吟着,被迫承受着尤八的鞭挞,剧烈的交媾

令她难以招架,然而无边的快感却又让她在欲海中沉沦,仿佛整个身躯都不属于

自己。

「喔……骚货……好紧!八爷要肏死你……!」尤八嘴上污言秽语,下身却

片刻不停,一根长长的大鸡巴抽、拉、捣、插,威猛无匹,直奸得黄蓉哀哀吟叫,

美肉乱颤。他外号「铁背郎君」,身具神器「霸王枪」,素以勇猛、持久著称,

一经施展,必是威猛霸道无往不利,如今遇得美穴「玉蚌含珠」,正是名器对神

枪,狂喜之余,交媾亦是异常的激烈。只见那硕大的肉屌如霸王长枪,追着雪白

的肥臀不依不饶横冲直撞,娇嫩的肉屄瞬间被奸得门户大开,淋漓的浪水如急雨

般喷洒而出。

「啊……不行了……尤八……尤八……」黄蓉娇喊着,敏感的肉躯不堪大屌

肏弄,一股泄意从下身弥漫。这贼厮的屌物太过巨大,纵是她身怀武艺,肉身胜

过寻常女子,也根本吃不消它的征伐。

黄蓉艰难支撑着,丰满的上身贴在镜面上,两团肥大的硕乳从两旁溢出,又

被尤八抓在手中,用力揉捏。而身后的尤八却越来越疯狂,强壮的臀股犹如不知

疲倦的机器,大力抽插着她的身体,她整个下身都被他顶得悬在半空,沦为刀板

鱼肉。

「啊……好深……不行了……要……要到了……」黄蓉深深颤吟着,诱人的

小嘴如窒息的鱼儿般大大张开。她曲起另一条腿搭在妆台上,上身高高扬起,整

个身躯蹲在台沿上,犹如一只美丽的雪蛙,只是那两片肥嫩的肉臀依旧被男人的

大手牢牢抓住,大屌狂插,汁液飞溅,仿佛随时都要崩溃。

「骚女侠……爽不爽?喔……干死你!」

「哦……啊……太深了……受不了了……」

黄蓉浪吟着,以极其淫荡的姿势蹲在桌沿上,任由尤八抽插奸淫,肥美的肉

臀上下起伏,不知羞耻地迎合着他的大屌。肉屄颤搐,花芯张吐,美丽的女侠忘

情迎送着,即将攀上肉欲巅峰,正此时,却听那淫贼高呼道:「骚货!八爷要射

了!」

黄蓉大惊,身体却仍自迎合着尤八,这般紧要时刻,肉体早已被交媾的快感

所控制,片刻也停不下来,她只能咬牙娇呼道:「淫贼,别……啊……别射进来!」

「喔……高贵的黄女侠啊……就算你是中原第一美女……啊……也要受一回

八爷的精液……!」尤八大喊着,胯下牟足了力气狂插猛捣,一根硬硬的铁屌在

黄蓉的身体中越加胀大,随时都要喷射出滚热的精液。

「啊……不……不可以……」黄蓉哀呼着,美丽的脸上又是羞愧又是快活,

高贵的肉躯在尤八的奸插下早已失去自我。猛然间,身后传来一声低吼,坚硬到

了极致的大肉屌发出几回深入灵魂的抽插,继而是一阵火热的跳动。

「啊……射死你!」

「呀……不……不能!」

黄蓉心惊肉跳,本能的忠贞还是令她在关键时刻奋力举起肉臀,试图逃脱被

尤八内射的厄运。可那淫贼正值射精当口,哪容她轻易逃脱,双手抓住黄蓉的丰

臀便往下压,罪恶的大屌始终和她的身体深深结合着。

黄蓉知时间紧迫,那淫贼的大屌在自己身体中剧烈抖动,随时都要射出精来,

她不得已,只能双手攀住妆台顶框,两腿奋起余力,将雪白的臀部向上抬起。

「贱货!别跑……」尤八怒喝一声,双手一滑,却听「啵」的一声闷响,那

光溜溜的白臀便滑出手中,正此时,一道浑厚的精液怒射而出,狠狠击打在她那

半敞的屄口!

「呀~~~!」黄蓉浪叫一声,温热的阴精随即喷出,淋在尤八红通通的大

龟头上。

「喔……!」尤八一声爽叫,笔直的大屌对准黄蓉悬空的骚臀再次喷射,火

热的精液如岩浆般涂满黄蓉的阴户,令她再度喷泄出宝贵的阴精。

高潮中的二人互相对射着,一个屄悬半空,一个屌棒朝天,精液和阴精在彼

此间喷洒,场面淫荡到极点。

黄蓉一边喷泄,一边努力悬在半空,尤八的精液太多了,她的整个阴户、菊

肛、肉臀上都涂满了浑浊的精液,那滚热的男精烫得她一泄再泄,娇嫩的肉体摇

摇欲坠。然而她只能苦苦支撑,因为一旦坠落,她的肉屄瞬间便会套入尤八的大

屌,而那邪恶的淫根此时正喷射着罪恶的种子……

激情的喷泄渐渐止息,膨胀的大屌再也射不出一滴精液,而淋漓的肥臀犹自

在半空中颤抖,股股浑浊的淫液从雪臀上滴落。

黄蓉嘤咛一声,丰满的肉体从妆台上坠落,肥美的屁股擦着尤八的屌根跌落

在地,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尤八未得内射,心生怒意,见黄蓉赤裸着娇躯趴在他的脚下,暗道这贱货不

过青楼倌婊,居然也敢反抗?看八爷怎么收拾你!

这憨货不识黄蓉真身,始终以为面前的人儿是药物致幻,化作黄蓉模样,却

不知她乃是真正的中原第一美女。尤八心生邪念,一脚踩在黄蓉滑腻的屁股上,

大拇脚指邪恶地插进她的肉屄里,用力戳弄,又伸手擎起一根蜡烛点燃,邪笑道:

「骚女侠,居然敢浪费八爷的精液,看我怎么惩罚你!」尤八说着,手一倾,几

滴滚烫的蜡烛滴落在黄蓉娇嫩的雪臀上。

「啊……」黄蓉惊呼一声,肥臀嫩屄骤然绷紧,滚热的油烛烫得她全身激起

一阵痉挛。「死淫贼!你做什么!」

「做什么?嘿嘿……,女奴不听话,当然要接受主人的惩罚……」

黄蓉哪里遭受过这种屈辱,恨恨道:「臭淫贼,明天便是你的死期!」

「啧啧,还敢嘴硬,今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尤八说着,手一翻,滚烫

的烛油淋了上去,身下顿时传来女侠的哀吟。

密闭的房间里,灯火时明时暗,一代女侠黄蓉在淫贼的脚下挣扎哀呼,她双

腿蜷缩绷紧,用力夹裹着淫贼的大脚,高贵的肉屄里,正塞着他肮脏的脚趾。

而就在距此不远的一处春阁,一位貌若天仙的白衣女子缓缓醒来,正是终南

山仙子小龙女。她脑中昏昏沉沉,半晌才想清原委,定是不知何人将她迷晕,自

从她功力大损,再不复往昔般洞察细微。

不多时,左剑清和铃儿也醒来,三人清醒之后略显窘迫,小龙女穿好衣物正

要与左剑清离开,却见那铃儿跪地不起,哭道:「仙子、少侠发发慈悲,带铃儿

离开吧,铃儿自幼父母双亡,被恶人卖身于此,不想终生孤老……。今日得见仙

子,愿当牛做马侍奉左右,望仙子不弃。」

小龙女见她可怜,刚要说话,却听左剑清道:「人各有命,我等江湖中人朝

不保夕,又如何保你?」铃儿见他拒绝,只嘤嘤哭泣,叩头不止,小龙女心知左

剑清怕她心生恻隐,然而此时却心中一动,暗道这也未尝不是个办法,遂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此行凶险,你若决心,便伴随左少侠一道,生死不论。」

铃儿喜极又泣,连忙拜身谢过。

三人结伴而出,不远处的春房中传来阵阵呻吟,那是纸窗被黄蓉戳破后,泄

露的一丝春意。

小龙女听在耳中,芳心羞涩,暗想这春楼之中净是贪欲之人,长此以往必染

道心,定不能再让清儿来这烟花之地。

小龙女飘然而去,却不知自己今夜机缘巧合,竟躲过两次失身之灾,而那嫉

心作祟的始作俑者,此时正自食其果,被色欲熏心的淫贼踩在脚下,当做下贱的

倌婊滴蜡惩罚。

菲狐倚天情缘官方版

我的恐龙破解版

五彩连珠经典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