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涩恋09完

发布时间:2021-01-21 18:47:42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9)

「小明,你长大了。在咱们老家早该娶媳妇了。其实……其实。上次第一次

在店里遇见你知道是你之后……」说到此,嫂子的声音小的几不可闻。虽然知道

我哥睡觉睡的死,即使地震都未必能惊动他醒。但她还是显得又羞又怕把声音降

到最低。「嫂子当时很是生气,毕竟你是你哥的亲弟弟,我又是你亲嫂子。出了

这种逆事我当时都有一头碰死的心。但后来我想通了,这就是我的命,嫂子的太

苦了,怎么躲避也躲避不了!而你,也是个正常有生理需求的年轻小伙子。独自

背井离乡身边没个女人,嫂子能理解。」

「盈盈姐……不!嫂子……我不是……我只是……」我虽然内心已经深深爱

上了嫂子,但伦理道德到底还是在我心里有个结。和她那次不经意的上床,虽然

让我经常不自禁的会回味。可每次想起来都让我觉得罪孽深重。这夜深人静趁着

我哥哥熟睡间,我竟被嫂子发现我幻想着她的样子在手淫,而她却不仅不怪,反

而过来劝慰我,我实在觉得没脸见人,以至于心里想着对她解释,但嘴里却不知

该如何说出来。

「别说了,嫂子都明白。来,嫂子帮你……」说着,嫂子侧身躺在我身边,

我闻到一阵成熟女人身上特有的诱人体香,忽然被嫂子温暖的身体紧紧贴在我赤

条条的身上,我心中觉得此事不妥,正要拒绝,猛然间,鸡巴一紧,已经被她轻

轻用手握住了。

「嫂子!!嫂子!别这样!我哥就在旁边呢!你放开。」我紧忙把手伸到下

面想要阻挡嫂子攥住我已经逐渐萎缩下去生殖器的手,可嫂子却握得更紧了。她

一边用另只手挡住我的拒绝,一边在我耳边呵着暖暖的香气说道:「嫂子知道你

想要嫂子!嫂子给你!来吧!你一个小伙子,压抑太久了会憋坏了的!嫂子好好

伺候你。都交给我吧!乖,别乱动,躺着舒服就行了!」嫂子的声音在夜色中妩

媚至极。我的鸡巴接触着她温暖的手心,开始不自觉的产生了生理反应,我心中

怦然一动,这时嫂子已经开始用手卖力的撸起我的鸡巴开始为我手淫了。

「不行!别这样!嫂子!姐!停下!」即便我身体上觉得一阵快慰。但此刻

我却总觉得很是不妥。

「有什么不行的!嫂子就是个鸡,什么男人没见过?你就放心的玩,肥水不

流外人田,只要你能舒服,嫂子全都给你!来,小光,要不要吃嫂子的奶子?」

说着,嫂子用另只手轻轻把低胸睡裙的领口用力向下拉了拉,把手伸进去托出自

己一只如美玉雕琢的娇乳,把自己性感成熟的乳头硬往我脸上蹭。

「放开!你别这样!」

我终于发怒了!一把用力把嫂子从自己身上推开。喘着粗气狠狠的用拳头捶

自己头!我恨自己压抑不住自己的生理需求。更觉得嫂子夜深人静中的投怀送抱

让自己不齿!深深玷污了她在自己心中完美的形象,尤其对我那番挑逗的话,仿

佛我是个只为一时痛快的嫖客。深深刺激了我的自尊心!

黑暗中,嫂子见我如此神态,屈膝跪坐在我身边,咯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

笑声却变成了低低的啜泣。

我冷静了一下心思,轻轻拍了一下嫂子赤露的香肩。嫂子用力将我推开,哭

着说道:「怎么?让你免费玩,你又不玩了?到底还是嫌嫂子脏是吧?」

我急道:「不是……」

「不是什么?我就知道你知道我在偷偷做妓女,嘴里说的再好听,心里也不

过把我当个鸡看待。在你心里我也许卖身养你哥你多少有些感激,但骨子里还是

跟别的男人一样拿我只当个床上玩具。想要的时候只想怎么用你们的脏鸡巴折磨

我。一旦不想要了,就会想我被多少男人上过,身子有多脏!外人这么想也就罢

了。你……你也一样!想要我的身子么?我看在你哥的面上,看在拿你当小弟弟

的家人感情上,我给你!可你还是嫌我脏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嫂子……盈盈姐!你听我说!我从没嫌弃过你!你是这

个世界上我见过最干净的女人!,也是最伟大的女人」我急忙辩解道。

「别捡好听的说了!我每天被多少男人玩过,你在色情店外又不是没看到。

你数的清么?」

「好姐姐!好嫂子!你别生气!我知道你做那事是为了我哥!世界上像你这

么牺牲自己的女人真的,真的没有几个!我向天发誓,我如果有一点轻视你的想

法天打雷劈!我……我的确是对你有一丝非分之想。但天地良心,我是真的……

真的发自内心的爱上了你!」我鼓了半天勇气,终于把最真实的想法对我最爱慕

的女人表白了,没有过多的深思熟虑,却也不是曾经的一时冲动,此刻我只想让

嫂子这个饱受欺凌的女人了解我的一片心。

「放屁。我是你嫂子!你可以像嫖客一样玩我,但这种话……以后不许你再

胡说!」

嫂子逐渐止住了泪水,羞红着脸啐了我一口,但听我说的真诚,语气已经大

为缓和。

「真的!」

见她语气缓和了,我如释重负,坐起身,寂静的黑暗中伴随着哥哥如雷的鼾

声,和她坦诚相对开始认真对她表白「刚才我确实一直在想你,也确实起了生理

反应,但……这不能怪我,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而且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有女人

味的女人!我敢说,没有男人不会为你着迷,可你偏僻是我嫂子!」我红着脸低

声说。

嫂子又啐了一口,黑暗中静静的却没有再说什么。

「我想着你的样子手淫,是的!我确实在亵渎你。嫂子!但我之所以停下就

是因为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女神,对你,我只能爱着,敬着!亵渎你让我觉得罪孽

深重。但爱你却让我不顾一切。你懂吗?嫂子?」

我诚恳的望着她低下的头,想从她眼中看出我想要的答案。嫂子双手放在自

己雪白丰腴的大腿上,这副娇滴滴的样子被我看在眼力更是心中犹如燃起了一团

火。嫂子垂头不语片刻,蓦然一抬头,看到我满是期待渴望的目光,更加不好意

思了。羞红着脸把头一扭,轻声说:「不懂!你这孩子到底多读了几年书,油嘴

滑舌。」

「我说的全是我的心里话!」我真诚的说。嫂子不再回答,只是扭着脸和我

默默相对。

「我知道你的顾虑,我小,我比你小了将近十岁!你是我嫂子,我亲嫂子。

回了老家,虽然我哥那样别人会同情你可怜你敬佩你,但如果你跟我好了,别人

的口水又会淹死你。可是嫂子,只有我知道你有多不容易!我以前也说过,我,

我们家,亏欠你的!我想跟你好!想报答你!这也是事实!如果老家容不下咱们,

咱们就一直在这个城市隐居下去,我真的想分担你的痛苦,让你不再受煎熬!」

嫂子沉吟了片刻,轻声问道:「究竟你是想报恩,还是……还是喜欢我呢?」

说到这,嫂子的脸红到了粉颈。

望着她小女人娇羞的样子,我心头一荡冲口而出:「自然是喜欢你更多了!」

黑暗中,嫂子明亮的眼眸中蓦的闪过一丝羞涩的喜悦,继而望了望穿上鼾声

如雷一无所知的哥哥,那丝短暂的喜悦一扫而空,继而眼中满是愧疚和爱意。缓

缓地摇了摇头。轻声叹道:「小明,你的心思嫂子现在全明白了。但是……唉…

…我说了,这都是命啊!」说罢将头一扭,就要起身重新回自己和哥哥的睡床。

见她转身要走,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突然一把拉住嫂子,将她拽到

怀里,紧紧的搂住。嫂子用力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待要转颜再次以嫂子的

身份教育我时,我在她耳边斩钉截铁的说:「我选择了爱上你,早就到想要帮你

照顾我哥相信我!给我一个机会好么嫂子?我的盈盈姐求你了!」

嫂子不再挣扎,安静的听着我在她耳边的诉说:「我知道你和我哥感情深,

你自幼无依无靠,我哥虽然少年时品行不端,人又鲁莽暴躁,但对你却一往情深。

这么多年你宁可受尽凌辱也不愿抛弃他,甚至自己再委屈也依着他执拗的性格,

我知道!你们的感情我很难插进去!但我哥这伤真的没办法恢复了。你再坚强也

只是个弱女子!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和我哥!只当是你找到了新的依

靠。我哥之前不是也说过么,只要你找的自己的幸福,他愿意让你走。而我则可

以陪伴你们,始终不会让你离开。哪怕……哪怕……我给我哥当儿子给他养老送

终都行。不管以后我发展的如何,即使再不济,我卖血也养活你们,让我哥能享

福,让你能脱离苦海。相信我么盈盈姐?」

嫂子被我抱着,听我说完始终沉吟一言不发。憋在心里的感情像开了闸的洪

水滚滚释放了出来,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轻轻放开了抱着她的手,眼泪不由自

主的流了出来。为哥嫂的不幸,也为自己不知不觉爱上最不该爱上的嫂子这段不

被任何人看好,甚至不被她本人所接受的孽情而无声哭泣。

黑暗中我正低下头默默流泪,嫂子忽然温柔的用手擦了擦我满是大汗的额头,

继而嫂子滚烫的红唇紧紧的贴在我的嘴上。我心中一阵温暖,重新双手将她环抱

在怀。嫂子先是轻轻的抬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眼上的泪,继而又和我口口相交,

大胆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口内。我曾经研究过妓女为自己保留的几条底线,不和客

人接吻是其中之一。此刻身为嫂子又是一直恪守妓女职业习惯从不跟别人接吻的

的盈盈姐居然将香舌主动探进我嘴里,已经明确表明她愿舍弃一切:女人的名声,

年龄的界限,世俗的伦理完全接纳我了。我苦受已久的相思之苦终于得到回报。

我和嫂子相拥着舌吻了许久许久,我不愿放开这久侯的甘甜,她终于寻觅到

可以完全接纳的男人,就这么亲着吻着,我们开始彼此在对方身上互相摸着,我

们的呼吸越来越重。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深入到她内裤之内,爱抚的摸着她的阴

毛,黑暗中我的脸紧贴着嫂子的脸,我明显觉得她光滑的脸蛋因为害羞而发烫。

我大着胆子把手指继续向她神秘的桃花源探索,嫂子双腿间触手一片温暖的湿滑。

嫂子羞的更厉害了,把脸埋在我赤裸结实的胸前,不好意思的想去推开我的手。

但此刻我已不再是她眼里那个不懂事的小弟弟了,和她舌吻后雄性的欲望再次开

始迸发,此刻了解到她对我的爱已经默默接受后的我更是内心充满鼓励与勇气,

我是男人!我要做嫂子的男人!今晚,现在,我要盈盈姐,我的嫂子做我的女人!

我要她!这不是妓女和客人赤裸裸的肉体交易!这是男女间最激烈感情的释放!

是爱情的迸发!

我我的手在嫂子裤衩内勇敢的摸索了一阵,开始帮已经在我怀里身子软成一

团的嫂子脱去睡裙。嫂子理了理已经散乱的齐腰长发,虽然神态更加羞涩,但她

美丽的双眼里却柔情似水,我和她再次拥抱,她那双硕大美丽的乳房紧紧贴在我

胸前,我感觉到她乳房是那么的柔软光滑。我们彼此相对跪坐着紧紧的抱在一起

继续忘情的接吻,我亲吻着她的耳垂,粉颈,乳房,叼着她的乳头像快乐的孩子

一样满足的吮吸,我用自己干燥的嘴唇,湿热的舌头亲过,舔过她身上每一寸雪

白的肌肤。乳房,小腹,肚脐……我把嫂子推倒在地铺上,野蛮的扯下她的三角

内裤,跪爬在她下身,双手粗鲁的揉摸着她洁白丰满的大腿,嘴上忘情的亲吻着

她的胴体,逐渐向她下身移动……漆黑的阴毛,紧闭的大阴唇。雪白细腻的大腿。

我托起她如玉的小腿继续向下亲吻,顺着脚面亲到她涂着淡淡原色指甲油的大脚

趾,我把嫂子的大脚趾含在嘴里忘情的舔着,入口带些咸味却光滑娇嫩,黑暗中

被我撩拨到情浓的嫂子不由得咯咯娇笑了出来,低低的声音骂道:「小光你这小

讨厌!你太可恶了!」

我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得意感。之前买春买来的只有嫂子应付客人的无奈与羞

涩,而她此时这种女人只在自己心爱男人面前才有的娇羞可爱之态,却是别的男

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

我扑到嫂子身上,把舔完嫂子性感小脚丫的嘴凑到嫂子唇边,嫂子捂着嘴依

旧小声娇笑道:「讨厌!不要!」嘴里说着不要,头在枕头上躲避了两下我的亲

吻后再次被我亲到嘴边时,嫂子的舌头却还是再次大胆的伸进我的嘴里和我舌头

纠缠在一起。

这次湿吻一直到我们都快喘不上气这才暂停。我一手托起嫂子的下巴,一手

轻轻把她额头上的秀发理了理,黑暗中和她深情凝视,我清楚的看的到她羞红的

脸蛋和目光中燃烧的渴望交汇出一副让人心动的神态。

嫂子真的放弃了心中的负担!残酷的现实,空虚孤独的黑夜,她经历的太多

太久了!床上的客人只把她当做玩具,又有哪个真的了解她那颗残破的女人心?

能够真正和爱她的男人共赴云雨在她看来曾经已是不可实现的梦想。而此刻即将

占有她的少年虽然会让她在世俗的社会受到更大的质疑,但我对她真诚的依恋和

她对我前所未有的依赖感,却让饱受伤害的她万难拒绝。自己为别人考虑的太多

了!也许嫂子真的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

「嫂子!我想要你!」我低下头轻轻亲了亲嫂子美丽的耳垂,在她耳边真诚

的求欢。

嫂子被我亲的发痒,再次轻轻娇笑着问:「小坏蛋!这次不嫌嫂子脏了么?」

闻听此言,我立马板起面孔,跪在她身旁,正面面对她一脸严肃的说:「盈

盈姐!你是我亲嫂子!我把你当亲姐看待!我李小光发誓如果心里有这种想法不

得好死!现在没有!以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见我又是一本正经的赌咒发誓,嫂子也觉得这句玩笑开的有点过。又不知该

说些什么安慰我,笑着看了我片刻,轻轻嘤咛一声,把脸扭向一边闭上双眼。此

刻的嫂子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地铺上,主动分开双腿,开始等待我的爱抚。

我见嫂子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大动,又低头看见嫂子分开的双腿处,

阴毛虽然漆黑茂盛,但难掩双腿间那道娇滴滴的粉嫩,更是心跳加快。再一想到

她刚才怕被我嫌弃脏的无聊笑谈,其实是嫂子遇到真爱后对自己这段无奈的卖身

生涯的一种掩饰,这段非人的时光也许是她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即便自己

觉得我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内心身为我嫂子的心结即便也能解开,但觉得自己

身子不洁也还是她自己一块心病。想到此,情与欲,爱与怜在我心头纠结。我俯

身趴在嫂子分开的双腿间,双手爱抚着她洁白的大腿内侧,低下头伸出舌头轻轻

在嫂子温润的阴户上舔了舔。

我想起了那次在嫂子店里买春的经历。嫂子撅着屁股等着我的发泄,我却色

色的从她的阴部一直到屁眼舔了个遍。彼时并不是我多么爱这个我花钱买来春风

一度的妓女,更不是不嫌弃她被别的男人插了无数遍的骚屄肮脏,当时之所以能

那么大胆,完全是懵懂少年对女人身体的强烈渴望与好奇。

此时我用嘴和舌头在嫂子双腿间的羞处大胆亲吻舔舐,虽然有男女情欲的因

素,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女人的温柔爱抚,更是对身处风尘的嫂子一种明确爱的表

达,我爱你嫂子!我爱你我的盈盈姐!我爱你的一切,你的一切一切在我眼里没

有任何可嫌弃的!

嫂子躺在地铺上用右手的手背轻轻掩面,安静的被我舔着阴蒂,初时还是那

样害羞,扭了扭身子想要摆脱这种羞耻感,继而她仿佛明白了我的心意。不再躲

避,而是把双手温柔的抚在我深深埋在她下体的脸上。热泪悄悄夺眶而出。一个

身子脏了的女人,只有爱她的男人才愿用干净的嘴帮她清洗那肮脏的过去。

我为嫂子口淫了片刻,成熟女人私处的幽香和温暖咸湿的触感味道让我更加

亢奋了。我抓了抓胯下,鸡巴早已硬的像根烧红的铁棒,我压在嫂子身上,再次

把脸贴在她面庞上,正待再次求欢,嫂子忽然紧紧的抱住我,忘情的吻了吻我,

我发觉她脸上湿湿的,明显在我为她口交时又哭了。我不知她究竟为何心绪又生

变化,正要劝慰,嫂子搂着我的双臂更加紧了。对我的吻也更加猛烈。不住的喃

喃道:「小光!我要你……好弟弟来爱我吧!抱着嫂子……别离开我!」我跟她

搂抱着在地铺上打了个滚,一面接吻,一面用手温柔的在嫂子雪白的屁股上摩挲。

嫂子突然用力把我推到在枕头上,开始伏在我身上,低下头,开始狂野的用力亲

吻我的脖子,温柔的舔我的乳头,我被她小巧的舌头弄得快活无比。正自陶醉间,

猛然觉得鸡巴一紧,我勃起亢奋的鸡巴已经被嫂子紧紧抓在手里,继而嫂子岔开

双腿跨骑在我下身,一手握着我梆硬的鸡巴向上探寻,一边沉下腰,用自己娇嫩

的阴户迎接我的肉棒。我能清楚感受到我的龟头已经紧贴到嫂子的大阴唇了,嫂

子的纤腰越来越往下压,我的龟头和她在我眼中圣洁美丽的花蕊直至相触,相融!

终于!嫂子雪白的屁股完全坐到了我的双腿上,我和嫂子交媾成了一体!

再没有那层厚厚的橡胶避孕套的阻隔。我和嫂子彼此最隐私最神秘的生殖器

紧紧结合在了一起。我们彼此最敏感最柔嫩的私处开始触碰摩擦,伴随着嫂子闭

着眼忘情的上下起伏扭动屁股的频率,产生了最让人震撼乃至销魂蚀骨的美妙快

感。

我!第一次真真正正和女人做爱了!

而这女人即是我心中最完美无瑕的嫂子!又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

她的美丽!她的柔情,她的一切从此只对我一人毫无保留!

嫂子也陶醉了!久违的感觉!不是为了钱财出卖自身还需强颜欢笑!只是单

纯的为让爱着自己的少年和自己所需的欢愉,她卖命的上下起伏!没有任何在嫖

客身上讨巧的性技术,有的只是她作为一个女人对许久没有的性快感的渴望……

嫂子叫床了!

曾经那个听着别的女人叫床都害羞的会红了脸,为了客人尽快结束对自己蹂

躏强做高潮的嫂子,此刻出自本能的难以抑制的在我身上呻吟着。

「嗯!………」一声娇媚的呻吟痛苦中带着快慰,打破了本来只有我们彼此

粗重的呼吸强自压抑的宁静。

叫了一声之后,嫂子觉察到了自己的忘形。扭头担心的看了看床上的哥哥,

哥哥却依然睡得呼呼山响。姿势都没换一个。而他如雷的鼾声远比嫂子那不经意

的叫床声要响亮的多……

看着哥哥,嫂子秀眉一颦,脸上满是愧疚。低头看我,我却因为她那声缠绵

的呻吟正一脸顽皮的看着这在我身上驰骋的女人满是挑逗的表情。我从未想过那

么端庄腼腆的嫂子,情欲真正来时叫春的声音居然那么又骚又嗲。明显当初跟我

上床时的呻吟是学自隔壁的女人,毫不用心。看来嫂子今天真的是全身心的为我

投入了。

见我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态,嫂子捂着嘴也是不好意思的一笑。一边继续和我

性交,一边弯下腰,轻轻在我头上弹了一下,娇嗔道:「小坏蛋,笑什么?」

我双手在她身后托着她的大屁股顺着她起伏的节奏用力顶了顶,嫂子明显更

有感觉了,但紧闭着双唇似笑非笑的强自忍耐,任由散乱的长发在面前摇摆。我

淘气的说:「嫂子,别忍了!我哥睡得那么死,除非楼塌了,否则你叫破天他也

醒不来。」

嫂子弯下腰低下头轻轻咬着我的肩膀小声说:「李小明,你就是个只会欺负

你嫂子的小坏蛋!」

我一刻不停和嫂子交欢的动作,任凭她在我身上像个小女孩似的撒娇。肩膀

被她咬的生疼,心中却充满了满足感和幸福感,我和嫂子的双手不知不觉的握在

了一起,十指交叉,紧紧相握。嫂子在我身上做着最后的扭动,我的鸡巴在她身

体里骤然一震!一股激情喷射而出,滚烫的精液深深的射进嫂子的阴道,直达子

宫口。我快活的一阵激灵。嫂子也是全身发抖,扑倒在我身上,披散的齐腰长发

把我俩的头盖在了一起。我和嫂子的舌头再次纠结在了一起……

翌日,我一觉已是中午。嫂子早就做好了午饭等我醒来。哥哥也早就醒了,

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和嫂子闲聊。见我醒来。嫂子脸上一红,低着头借口洗东西

独自出了门。哥哥见我起的这么晚,关心的问我是不是昨晚回来太晚睡得不好。

面对我哥,我内心满是愧疚。随口敷衍了两句,拿着毛巾牙刷借口洗漱便做

贼似的逃了出去。

水房内,嫂子正在洗水果,见我垂头丧气的进来,因为还有别的邻居也没跟

我说话。等我洗漱完了,邻居也走了,水房里只留下我跟嫂子两人,我想对嫂子

说点什么,却一时不知怎么开口。嫂子关爱的看着我似乎明白我的心思,没有说

话,只是悄悄在我身边,和我十指相扣,我们同样对哥哥的愧疚尽在不言中。

午饭时,嫂子取出一笔钱递给我。那是我上午睡觉没醒时哥哥嘱咐嫂子去银

行取出的他们所有的存款。交到我手里让我赶紧去找那两个老乡入股,这笔钱虽

然在有钱人眼中不值一提,但我却知道,这是哥嫂二人用命用身体换来的,接在

手中重过千斤,我咬着牙硬着头皮接受了。

吃过饭,我帮嫂子把碗筷收拾好了,嫂子从手包里取出简陋的化妆盒粗粗打

了点粉底便出门上班。哥哥自是习以为常,我却心中犹如刀绞。嫂子前脚出门,

我便拿了钱跟哥哥说去找合伙人入股,快步去追嫂子。

这是一个南方典型的周末下午。闷热潮湿,街道上没什么人,大部分人此时

都在家里睡午觉。嫂子一袭白色长裙缓步沿着熟悉的马路正往色情街走,我急匆

匆追了上去,满头大汗的挡在嫂子面前:「嫂子!别干了,行么?」我咬着嘴唇

带着哭腔说。

嫂子转过身抚了抚肩头白色手帕束着的乌黑长发,一脸无奈的对我苦笑道:

「小明,嫂子相信你能给嫂子一个美好的未来。但那一天毕竟还很遥远,我知道

你爱嫂子,嫂子心里现在也只有你。可咱们的日子毕竟得过啊!你快去找老乡入

股吧。这是正事,嫂子等你!我相信你会让嫂子早日脱离苦海,让你哥享福的!」

说罢嫂子神情黯然的从我身边飘然而去。

我流着泪站在原地半晌没动,目送着嫂子明艳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我面前。嫂

子是善良的。但残酷的现实让嫂子也不禁变的现实。可这种现实又是那么的无奈

和无法抗拒。我理解嫂子,也怜惜嫂子。更爱嫂子!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但我

即便成了我的女人,她却依然无奈的要去色情店卖身,我有的只是对自己无能为

力的无限愤怒,此刻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个现实。

现实的改变不是靠自怨自怜,更不是靠怨天尤人。

我拿出自己打工以来的所有积蓄并典当了自己那块爱如生命的玉坠加上哥嫂

的血泪钱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豪赌。

我把自己的命运和哥嫂的命运捆绑在一起连同这笔钱交给了老乡。

同时以合伙人的身份跟着他们一起下乡收水果,联系发货,跟着他们押运回

乡。万幸,这次命运的赌博我赢了。这批应季南方水果不仅全程一帆风顺,在老

家当地更是被抢购一空。我的投入得到了巨大的利润返还。

我又连本带利再次投入新的一批货中,接连几次生意都十分顺利,短短一年,

我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继而两个老乡又想把生意做大,在这个城市租下了山区

的一大片土地大范围试种植在当地十分廉价,在老家却利润很高的杨梅。我们打

算有了自己的种植基地免去下乡收购的风险因素,增加利润环节。我的股本虽然

跟他们比起来少的多,但因为我农业知识比他们丰富,跟他们相处久了他们对我

又是信任有加,这片种植基地就交由我全权负责,他们专心做运输,销售的工作。

随着他们生意越来越大,我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不到五年,我已是老家同龄人中

少有的成功人士了。

这一年,我才不到27岁。可谓春风得意。

这一年,嫂子却已经36岁了。虽然依旧美艳动人,但青春却已不再。

这几年,我忙于事业,和嫂子聚少离多,都在一个城市,但我的种植园地处

山区,和远在市区的哥嫂见面的机会远没以前那么多。

赚了第一笔钱时,我就兴高采烈的回到哥嫂家打算跟他们把钱分了。毕竟当

时的利润已经赶上我好几年的工资,年轻没见过世面的我当时已经觉得心满意足

了。

但嫂子却劝我抓住机会和我的合伙人更进一步的合作,多做几次这种投资,

挣钱还在其次,培养他们对我的信任锻炼自己的能力才是主要的。对于嫂子的这

种见识我深以为然,之后随着他们对我信任的加深,和我自己水平的逐渐提高,

直到放心交给我一个关系到他们生意命脉的种植园,我时常叹服嫂子的目光长远。

生意稳定之后我除了还了哥嫂那笔血汗钱之外,还为哥嫂租了一处宽敞的公

寓,定期给他们银行卡打生活费。直到那时,嫂子才真的摆脱风尘脱离了苦海,

一心一意服侍我哥哥。

这期间,我和嫂子藕断丝连。

真正相爱了的人其实不会在意彼此身在何方,在做什么。嫂子人生阅历丰富,

心态成熟远胜于我,自不必说。我经历了一系列挫折,目睹了哥嫂的遭遇,本来

内向的我也是异常的心理早熟。我非嫂子不娶,嫂子非我不嫁,这种山盟海誓的

话虽然互相没有明说,但我们彼此心知肚明。所以有时趁着哥哥熟睡时我和嫂子

在公寓里偷尝片刻禁果,有时我也会悄悄回到市区在宾馆开好房间和嫂子激情半

日,虽然都只是草草解一下相思之苦,但却有种小别胜新婚的甜蜜。

只是哥哥依然是挡在我和嫂子爱情之前的一座难以翻越的高山,虽然哥哥曾

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对嫂子说自己兄弟发迹了,不用再委屈她照顾了,如果有合

适的追求者,哥哥不会阻挡嫂子改嫁,但我俩却只有私下相对苦笑,心中想的都

是一样:「你老婆怎么能告诉你她想嫁的人是你亲弟弟呢?」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27岁,在我们老家已经是在不能再不娶妻生子了。

每次回老家爸妈都会安排我相亲,被我拒绝的次数没有100 也有80了。这年冬天

回家过年时我终于再难压抑对嫂子的思念,对哥嫂的同情和难以拒绝的被父母逼

婚的唠叨,把哥嫂的遭遇告诉了爸妈。

爸妈听说哥嫂其实一直跟我生活在一个城市先是一喜,继而听到我哥的遭遇

之后更是一惊。心疼儿子心切,没等到过年,爸妈就让我领着他们去了我所在的

城市寻找哥嫂。

事起仓促,我也没来得及跟爸妈说我跟嫂子有了夫妻之实,待领着爸妈见到

哥嫂那一刻,哥哥先是一惊,继而指着我就是一阵怒骂。如果不是他瘫痪在床,

大概真的能拉着我把我打个半死。继而和扑在他身上的爸妈抱头痛哭。

当年哥哥伤人的案子此时随着时间的消逝已经不了了之了,而且哥哥高位截

瘫也没有可能再蹲监狱。爸妈把哥嫂接回家,重新一起过了年,我们这命运多舛

的一家这才算团圆。

哥哥回了老家在父母照顾下精神越来越好,过完年哥嫂的事平稳下来,我的

亲事又被我妈妈重提。一时间相亲的姑娘蜂拥而至我家,嫂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夜深人静时我悄悄拉着她的手在没人处倾诉衷肠,嫂子多是黯然不语。

我知道我亏欠嫂子太多太多了。而这漫长的等待中在她看来她自己的希望却

是越来越渺茫。

无休止的相亲终于彻底惹恼了我。

这天,我把父母和嫂子叫到远离哥哥房间的厢房终于鼓足勇气对父母说出了

我打算娶嫂子愿望。爸妈先是以为我神经错乱。继而听了我真诚的告白后爸爸气

的脸色发青说不出一句话。妈妈却哭哭戚戚的跟我念叨着我哥还在我这是乱伦。

然后转头问嫂子,嫂子咬着嘴唇不置可否,但脸上的神色却也是对我一往情深。

父母气的拂袖而去,临走时一言不发的父亲只说了一句:「我看你们有什么脸见

大光!」

父母的拒绝我早有心理准备,但父亲一提起我哥,我的心立马愧疚无比。我

和嫂子相拥着谁也没说什么。嫂子咬了咬牙在我耳边说:「不行……咱俩断了这

段孽缘吧。我也放不下你哥。」

嫂子的话更让我全身发冷。我默默的推开她。没说什么,当晚收拾行李重新

回了南方。

时光流逝,这一年眼看杨梅就要熟了。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一日傍晚我呆坐在杨梅园旁,望着枝头正由青色变红的杨梅感叹自己和嫂子

的爱情似这些半生不熟的杨梅那样酸涩。眼看就要成熟幻成甜蜜时却一下化为乌

有,心中百感交集。抬眼眺望天空飘过的云彩,不知哪片能飘到故乡,能对嫂子

倾诉我的思念……

正自自怨自伤间,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小明,在想什么?」正是嫂

子的声音。扭回头,却见嫂子穿着一条白色长裙,上身一间黑色长袖蕾丝衬衫,

正俏生生似笑非笑的站在我身后。一时间我百感交集,猛地一下把她紧紧的抱在

怀里,大声说:「嫂子!我想死你了!」言罢两人抱头痛哭。

后来才知道,我走之后母亲实在心疼我,但又觉得嫂子对不起哥哥,某次聊

天还是没忍住嫂子的事告诉了哥哥。哪知哥哥对此却不以为忤。反倒劝母亲嫂子

是个好儿媳妇,与其改嫁别人不如跟了兄弟,总也是一家人。自己九死一生,能

活着回来多亏了嫂子含辛茹苦奉养,又亏了兄弟发迹后的资助才能越来越健康,

自己废人一个早就把生死看淡了,这种事更是不值一提。

母亲对哥哥的开通虽然勉强接受,但嫂子比我大了将近十岁,老妻少夫即使

不考虑乡邻间的脸面,弟娶其嫂,但嫂子已经年近四旬,将来比我老的快不说,

生儿育女也是个问题。哥哥笑言,既然如此更该让他俩早点成亲,趁着嫂子还不

是完全不能生养,赶紧把喜事办了母亲也好早抱孙子。总归是当事人不是问题所

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母亲见哥哥残废之后如此豁达也是倍感欣慰。先跟父亲一

说,父亲虽然有气,毕竟事已至此,也就点头同意了。父母哥哥把嫂子找来如此

一说,嫂子心中一块石头也是落地,对哥哥更是感激无比,和父母立誓与我要赡

养哥哥天年。临行前又和哥哥说了一夜知心话,这才洒泪南下找到了我。

我俩在果园内我自己独住的二楼内,听嫂子把家里的事娓娓道来后已经吃过

饭快到晚上十一点了。纠结多年的心结此刻完全打开,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挠我和

嫂子在一起的了。兴高采烈之下我猛的从嫂子腿弯处一抄。把她横抱在怀里,坏

笑着说:「走,听爸妈和哥哥的话,我跟嫂子造小孩去喽。」

嫂子在我怀里一阵大羞,粉拳用力捶了捶我的胸膛,挣了两挣没有挣脱开,

便把俏脸埋在我胸前,任由我抱着进了卧室……

次日清晨,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我回头望了望床上裸身仍在甜睡的嫂子。

我用力打开落地窗前挂着的窗帘。窗外阳光明媚,放眼望去水果园内鸟语花香景

色宜人。

我上了床重新躺在嫂子身边,伸手抱住她,睡梦中,她也伸出玉臂缠绵的搂

住我。我不禁暗自感叹,这几年二人经历的风风雨雨历历在目。曾经独自欢场买

春的单纯少年已经彻底长大成人。当年堕落为娼的嫂子已经洗尽风尘重新成为自

己端庄美丽的妻子,而再过几个小时,去领了结婚证,这个善良温柔的女人就会

是自己合法的妻子。

曾经昏暗破败的买春小屋,潮湿阴冷的偷情地下室,每当想起这些时都会有

难以挥去的心理阴影。而此刻我和嫂子裸身相拥想抱在这灿烂的阳光下,骤感如

释重负。不由得哈哈大笑。嫂子被我笑声惊醒,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半睁凤目柔声

问:「傻弟弟,大清早的自己笑什么呢?」我在她脸上亲了一吻摸着她光溜溜的

大白屁股得意的说:「好嫂子!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了!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说罢我的手淘气的伸进嫂子双腿间娇嫩之处,嫂子一阵害羞心里却充满了幸福的

甜蜜。

【完】

手机qq游戏大厅下载安装最新版

腾讯猎鱼达人3d

新浪彩票手机版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