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7

发布时间:2021-01-21 05:55:06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15、噁心的早餐,被四个千金大小姐羞辱,闻她们的臭丝袜脚……

就这样,一连做了好几个噩梦,「一夜」没有睡好。刚刚微微睁开眼睛,就

听见外面的看守的喊声,洗漱的时间又到了,接着我的门又被打开了。

「操你妈的骚货!还赖在床上不起来,是不是还做梦挨操了?」看守一边骂

着一边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拽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贱奴不是故意的,实在昨天太累了。」我一边说着一边

匆忙的下床。

「操你妈的,我看你是没被操舒服,快你妈出来,洗漱完去给老子们接客,

还有客人等着了。把避孕药吃了,就不给你春药和高潮抑制剂了,管理部总他妈

出新规定……总他妈出新规定……」看守和我喊完,自己小声自言自语的抱怨着。

我把药接过来吃了。

天哪!真的是不给人一点休息的时间,洗漱完还要接客,还要面对那些变态

客人的淩辱虐待,甚至也许会有昨天恐怖的场面,我听到看守这么说,我都快崩

溃了。

我跟着女孩子们出去洗漱,还是往常那个过程,然后回来,肉色裤袜的脚底

都被盥洗室和厕所地面浸的湿透了,踩在水泥地面上,印出一个一个脚印,我知

道我的脚上沾的都是女孩子的尿液和漱口水,我觉得自己好髒好髒,不知道为什

么我底下又开始慢慢的变湿。

进了我的牢房之后,看守砰上门突然张口就骂我。「操你妈的,穿这件旗袍

还穿上瘾了是吗?就你这贱逼揍性的你也配天天穿旗袍,快给爷爷脱了,换上今

天的衣服。」我就这样被辱骂着,在自己的牢房里面脱下了那天看守发给我的旗

袍还有内衣裤袜,光着屁股呆呆的坐在床上。

「你他妈的是傻逼了吗?被操傻了是吗?找衣服穿啊?……你自己没带衣服?

行李箱里!天天等着爷爷给你送衣服是吗?傻逼娘们,天生吃大便的贱货!」我

听见看守这么说,赶紧下床打开我带来的行李箱。自从来以后,我就没有打开过,

打开的时候里面散发出一阵家里的空气味道,我闻到的时候好想哭。

「等等,我看看都带的什么衣服……真他妈骚,衣服真他妈骚……内裤底好

黄,真是个骚逼,一天得流好几升的白带吧……操你妈的,看你也没几件好衣服,

真他妈土,真不愧是农村来的贱货……」看守一边翻着我的箱子,看着我的衣服

说着。「把这套内衣穿上……还有这件衣服……还有刚才脱下来的裤袜都穿上。」

看守在箱子里翻出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色胸罩和白色蕾丝内裤扔给我,又把一件玫

红色蕾丝连衣裙扔给我。

我的这些衣服都是在村子里的垃圾场里面捡回来的,连衣裙的边有点都脱了

边了,都是富贵人家扔掉不要的,甚至胸罩内裤也是捡来的,因为太穷了,都靠

姐姐做村妓养着我,连乾净的饭都吃不上,实在买不起衣服。

看守又给我扔过来一个发卡叫我带上,这个发卡上带着黄色的绢花。我把衣

服飞快的穿完了,坐在床上等着发落。

「真他妈骚,农村货农村味,真他妈想操死你。」看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

抚摸着我的胸,撩开我的裙子,摸着我的阴部,使劲的揉搓着,我不敢反抗,就

这么默默忍受着,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知道看守是在淩辱我,我却非常喜欢这

种感觉。

一会发早餐的女孩子来了,是一大盘子米饭和青菜叶,看守不叫我钻出们底

下的狗洞趴在走廊里去吃,叫我趴在他的面前吃。

我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牢房里吃着,看守突然把一只鞋脱了,袜子脱了,

把他似乎好几天没有洗的臭脚一下子踩在了我的盘子里,「吃!」看守命令着我。

我忍受着屈辱,趴在地上,一边闻者他臭脚的味道,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饭,一阵

阵噁心在肚子里翻滚着,但是我还要必须硬着头皮混合着臭脚的味道使劲吞嚥着

盘子里没有一丝味道的淡淡早餐。

「知道这早餐没有鹹淡味,给你加点鹹菜,哈哈哈哈。」看守对我说,「不

说声谢谢啊?」

我抬起头,对看守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吃完了把我的脚舔乾净了,我的脚上还有米粒了,别浪费了,不只有米粒,

还有陈年的脚趾缝泥,哈哈哈哈……」我听到看守这么欺负我,我委屈的想哭。

看守用脚趾缝夹起一片青菜叶,举起来,然后对我说:「来来来,母狗,来

叼,来叼着吃。」我抬起头,忍着委屈的眼泪,去用嘴够看守脚趾缝夹着的青菜

叶,我去够的时候他的脚却往后一退,故意叫我的嘴够不到。

「哈哈哈哈,想吃吗?学狗叫,来叫爷爷听听,哈哈哈哈。」我心里委屈的

真的想哭,我只能这样默默的忍着,承受着,眼泪在眼眶里含着忍着。

「汪汪汪……汪汪汪……」我在地上跪着学着狗叫。

「操你妈的,学贱母狗叫!你也配做一条正常狗,狗要知道了都得来咬死你!」

看守给了我一个大嘴巴,狠狠的说着。

「汪汪汪……汪汪汪……」我声音里加了一份他想要的淫荡,撒娇,扭捏,

然后我叼住了他脚趾缝的青菜叶,然后我吞到嘴里,没有敢流连一丝滋味,把自

己的味觉器官麻木住,飞快的咽了下去。

「好吃吗?」

「好吃。」

「什么味道的?」

「臭的。」

「真骚。」

我趴着把盘子里看守的臭脚踩过的饭都吃完了,然后慢慢的起来,我自己知

道我该为这个噁心的男人舔他噁心的脚了,我慢慢伸出手,用手捧起他的脚,眼

睛呆呆的望着这只肮髒不堪散发着噁臭的脚,颤抖着伸出舌头,慢慢的从脚跟一

直到脚趾舔着,我试图把自己的呼吸屏住,因为我害怕我闻到一点气味我会晕厥

过去,但是我却不能一直忍住不呼吸,憋了好久的呼吸,突然从鼻孔偷着溜进一

点气味,好臭,好臭,没有语言可以形容,但是我必须忍受着,因为这就是我的

命运,一个性奴的命运。我慢慢舔着他的脚,舌尖在他粗糙的脚心滑过,脚心上

的汙垢都被我舔舐掉了,混合着自己的口水,被我吞嚥进肚子,脚上只剩下我的

口水的痕迹。我舔完了这个男人的脚之后,就开始舔舐吸吮他的脚趾缝,没有等

他发命令,我已经知道就是这个步骤,如果我慢一点的话,我担心我的身体挨打

受痛。

当我掰开他的脚趾缝的时候,里面灰灰的,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泥都在里面

夹藏着,我无意识的乾呕了一声,实在受不了了,把头转了过去一下。

「噁心吧?脏吧?臭吧?哈哈,叫我看看你有多贱,都给我舔乾净了,干乾

净净的,要有一点不干净,我就用打火机烧你的屁股。叫你的屁股上面都是泡,

叫你的屁股烂掉,哈哈。」看守对我说着。

我转回头去,故意不看他脚趾缝里的样子,甚至叫自己试图忘掉正在舔舐的

是什么,试图把自己的大脑和味觉器官切掉,然后叫自己幻想着正在舔舐着一个

美味佳餚,叫自己的舌头变得麻木不仁,然后我一下一下,一口一口伸出舌头舔

舐着又吸吮着他的每个肮髒噁心的脚趾缝,我的舌尖感受到了一个个小颗粒,我

知道那是这个男人脚趾缝的汙泥,我用舌尖勾着,把汙泥都吸进嘴里,像吃零食

一样都吃进肚子里,鹹鹹的,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贱,我发现每当我这么想自己的

时候,做这些噁心的事情,就容易一些。於是我在想,我自己是个婊子,是个贱

货,是个没有底线的性奴,我开始捧着这个男人的臭脚呻吟,使劲的吸吮,阴部

流出好多水来。

我舔了好久,然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乾净了,我抬起头来对他说:「主人,

贱奴为您洗完脚了,乾净了。」

看守低头看了看,「嗯,不错,乾净乾净……你不嫌臭吗?噁心吗?和我说

说,你刚才心里想的什么?怎么做到的?我採访採访你,哈哈。真他妈骚。」

「我觉得自己像一条淫贱的母狗,虽然又臭又噁心,但是那就是我的食物,

为主人用嘴洗脚是我应该做的……」我抬着头看着他慢吞吞的从嘴里蹦出这些心

里编出来的字。

「好,爷爷这就带你去见客人,看时间也到了。对了,我和你说,今天的客

人你可要伺候好了,今天的客人可都不是一般的有钱人,又有钱又有势又有背景,

如果伺候不好一点,惹客人生气,你自己想好了你的后果……」看守威胁着我说

着。

「知道,贱奴知道……请主人放心。」我抬着头慢慢的回应着,我感觉自己

的声音都要哭出来了。

看守带着穿着玫红色蕾丝破连衣裙肉色裤袜光着脚的我走在暗暗的走廊里面,

没有为我带手铐脚镣,我在想今天的客人会是什么样子,会用什么方式折磨我,

我心里想着,准备着,我突然好期待,我在幻想着自己穿着这么破的衣服在客人

面前表演喝尿吃屎,舔客人的臭脚,然后撅起自己的大白屁股,扒开自己的阴唇

和屁眼,叫客人使劲的操,被虐待淩辱就是妓女的荣誉,叫自己更确认自己就是

一只性奴的最好体验。

看守带我进入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房间,沙发上坐着四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

孩子,不是男人,也不是老女人,她们是那么的漂亮,气质是那么的高贵,穿着

是那么的时尚,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描述不出来的高傲,我连她们的眼神都不敢直

视,当我看到她们第一眼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自卑,好自卑,看到同龄的她们

是那么的高贵,再想到自己,是一个下贱的厕奴妓女,一种难以言说的超级自卑

感笼罩我的全身,我低着头,本来拘谨的我变得更加拘谨起来,看守叫我跪在她

们面前,卑下的我就跪在了她们面前。

「各位千金大小姐,淑娟给您们送来了,您们各位千金慢慢玩,如果有不满

意的告诉我,我们及时为您处理,保证您们在这里玩的高高兴兴,是我们的责任

……」看守对这四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毕恭毕敬的说着。

「快出去吧,真罗嗦,真罗嗦!……冷豹告诉我们这么个地方比别的地方好

玩,要是不好玩,我们找他!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其中一个女孩子不耐烦的说

着。

「冷豹是我们的高级管理,我们接到他的吩咐了,所以特意为您推荐了新来

的淑娟,因为是新来的,很乾净,不过被虐的经验十分丰富……不多说了,那好,

小的告退了,呼叫铃就在桌子上,工具什么的都在柜子里……」

「叫你出去就出去,我们自己会找的!」这个女孩子对看守不耐烦的说着。

「好好,我走了。」看守一溜烟的就出去了,然后关好了门。

屋子里就剩下我和这四个高贵的千金大小姐在屋里,我尴尬的跪在地上,她

们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一个女孩子小声的和另一个女孩子说:「这就是性奴啊,真他妈的贱。头一

次看见什么是性奴,看她身上穿的衣服,都快烂掉了,土逼,贱逼。」

「是啊,她哪有我们姐妹几个高贵,真他妈的给女人丢脸,做妓女还不行,

还做厕奴,逼贱嘴也贱,肚子也贱,全身上下都贱。」一个女孩也跟着说。

「看她头上戴的那个发卡,还一个大黄花,真他妈的土逼。」有个女孩也在

说。

我听着她们这么羞辱着我,本来自卑的我更无地自容。

「咳咳……是她妈够贱的,嗯……地下跪着的那个骚逼,叫什么啊?」一个

女孩子咳了两下故作静定,对着跪着的我冷冷的说。

「我叫淑娟。」

「哦……叫淑娟啊,名字还挺纯真,还是个纯真底子的骚逼……听说你是个

性奴,那什么是性奴啊?……我们不太明白,你和我们说说什么是性奴?你有什

么项目能叫我们开心?听说这里的服务能叫我们开心……服务不好的话我们就叫

看守……」这个女孩子故意问我。这个女孩子说完的时候,另一个女孩子在旁边

冷笑着。

在地上跪着的我被另一个女孩子问到这个问题,我真是难以启齿去做回答,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阴部慢慢而来的冲动,在驱使我自己

去变得毫无廉耻,这样我的肉体才觉得满足,我抬起头,对着这四个和我同龄的

千金大小姐慢慢说:「性奴……就是叫客人玩的……叫客人虐待,叫客人侮辱,

叫客人开心……」我不知为何好期待高贵的她们羞辱我,用最最变态的方式羞辱,

这样我觉得自己下贱了,快感就会更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是不是阴部流

的液体在为自己洗脑。

「听听听听,多不要脸啊,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们问你

你配叫我们虐待侮辱你吗?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吗?知道我们有多么高贵吗?

我们吐得一口唾沫都能弄死你。」一个女孩子对我说。

「我知道,所以求您们用对待最下贱的货色的方式虐待我,叫我知道自己是

条下贱的母狗。」我喘着粗气回答着,我的性欲已经被她们的羞辱激发起来了,

我变得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廉耻。

「你多大了?」一个女孩子问我。

「18岁了。」

「和我们差不多大……呵呵,看看我们,再看看你自己,你也配活在世界上。

也就是做个厕奴,要不都浪费粮食了。你不说要伺候我们吗?来伺候伺候我们。

哈哈。」

我听到这个女孩子说,我好想把大脑中的性幻想变为现实,不知道为什么我

好想为她们用舌头清洗阴部,一样同龄的人,我却是那么的下贱,她们是富家千

金,我却是个贫困农村出来的性奴,我根本没有资格和她们去比,我在她们面前

只配被被这样辱骂。

我慢慢的用膝盖挪到她们跟前,问着:「各位客人,请问从谁开始服务啊?」

「从左到右,一个个来,叫我们看看你怎么服务,服务不好的话,你就死定

了。」

我听到这里,心里好害怕,我知道这个变态的地方惩罚女孩子是很恐怖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越这么说,我的阴部流出的水越多,我感觉自己的阴唇慢慢

的张开,阴道里面微微的抽动,连肛门周围的肌肉都在酥麻。「知道了主人,贱

奴会伺候好各位千金大小姐的……」我慢慢的回着。

我用膝盖跪着挪到左边的女孩子面前,举起双手想去脱掉她的裤子,然后去

用自己的舌头为她清洁高贵的阴部,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还没有用舌头

清洗过这么高贵的千金大小姐的阴部了,我好想用舌头为她们清洗阴部,这样才

能更证明她们比我高贵……

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个女孩子裤子的料子是那么的好,一眼看上去就能猜得出

这条裤子很贵,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触碰到这个女孩子的裤腰,正要往下脱的时

候,突然她用力打了一下我的手,喊道:「你他妈的要干什么啊?你们看啊,她

耍流氓,要脱我裤子。」旁边的女孩子起哄似的哈哈大笑着,一边笑还一边说:

「贱货!想男人都想疯了是吗?骚的你连女人的裤子都想脱……」

我听着她们这么说着一时不知所措,伸回手,呆呆的跪在她们面前。

「你知道这条裤子多少钱买的吗?就是把你们这里的骚货都卖了也赔不起我

这条裤子,就你这脏手还配摸我的裤子,哎呀!你刚把我的裤子摸髒了知道吗?

你给我陪!你给我陪!你说怎么办吧?」其他女孩子都冷冷的看着我,还一边说

着:「骚货装死是吗?你把人家裤子弄髒了,还不说话,你这回真是摊上大事情

了,你知道我们莉莉姐是谁的女儿吗?你把她裤子弄髒了你真是找死啊。还不说

话?」

我吓得不知所措,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整个世界都没有人帮我,一阵害

怕的冷颤在我心尖滑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劫难,我这个乡下女孩子真不知道怎

样才能逃过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怜可怜我吧,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想为您用舌头清洗您的阴部,所以要脱裤子,我不是故意的,放过我吧。」我

哀求的对表情冰冷的她们说。

「听听听听,多臭不要脸啊,男人的鸡巴没吃够,还想舔……想舔女孩子的

底下……这话我们都说不出来,你他妈的知道什么是不要脸吗?还给我们用舌头

清洗阴部,就你那个臭嘴,我们还害怕传上妇科病呢。」这个莉莉姐说完,旁边

女孩子一阵哄笑,「她那张嘴听说连大便都吃过,用牙膏已经不行了,得用洁厕

灵刷牙……哈哈哈哈……」

我低着头听着她们这么羞辱我,我不敢说一句话,想静静的等这个女孩子能

够消气。

「诶,淑娟,来接着伺候我们啊,你就这点本事了吗?不是很贱吗?伺候好

了我就不叫你赔裤子了,知道吗?看我好吗?就叫我莉莉姐,这是玲玲姐,这是

婷婷姐,这是雯雯姐。」这个女孩子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介绍着,「记住了!别没

大没小的!傻逼!」莉莉姐对我说完,又骂了我一句。

「莉莉姐,贱奴知道了。」我忍受着屈辱怯声的回着。这里也有个女孩子叫

雯雯,可是这个雯雯是千金大小姐,另一个雯雯则是一个任人玩弄的性奴,一个

在牢房里饲养着的人体奶牛,我心里叹息着。

「来!来!伺候我们,把你会的本领都亮出来给我们开开眼,叫我们看看你

还有多骚,哈哈哈哈……」莉莉姐说着。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被她们这样耻笑着,羞辱着。我听到这个女孩子要我赶快

去伺候她,我不敢怠慢一点,害怕下一秒她又发火。

我想我除了用嘴清洗女人的阴部还会用嘴为客人洗脚,虽然非常的屈辱,但

是也被受惩罚强,而且我阴部的兴奋感也驱使着我去做更多叫自己下贱的事情,

我已经被这种感觉控制住了,不能自拔。我慢慢伸出手捧住了莉莉姐的高跟鞋,

皮子亮亮的,看着质地就是很高档的鞋子,这样的鞋子我连想都不敢去想可以拥

有到,但是面前这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却就正在穿着。我知道莉莉姐的丝袜脚正

套在这双鞋里面,味道臭臭的,髒髒的,她的脚趾缝里还有汙泥,这都是我这个

贱货的零食,这些想法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我的脑子里……

「臭婊子干什么了?眼睛盯着我的鞋拔不出来了是吗?告诉你,这是从意大

利特意定做的全球限量版,你就是再盯着看,你这个贱货也穿不起的……你要是

弄脏了你可赔不起,这次别怪我没提醒你……不过我的鞋子被你的爪子摸出印子

来了,你说怎么办啊?……」

「莉莉姐,求你别生气,别生气,我这就给你舔乾净了……」我吓得赶紧回

着。

我用手捧着莉莉姐的高跟鞋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从鞋面到鞋跟都使劲的舔着,

整个鞋都浸满了我的口水,亮亮的。我舔完了,告诉莉莉姐:「贱奴为您把鞋舔

乾净了。」

「她妈的,不舔还好点,就你张臭嘴舔完了,老娘回去还得刷好几遍鞋。」

其他女孩都在耻笑着我,莉莉姐说完了,就把挑着的高跟鞋甩到了地上,露出她

黑色的短丝袜。

「莉莉,快把鞋穿上好吗?可臭死了。」旁边的女孩子说着,都把鼻子堵上

了。

「你们都捂着鼻子乾什么?我和你们打赌这个臭婊子最喜欢闻这种味道了,

你们信吗?」莉莉说。

「我们信,听说她连大便都吃,这点味算什么啊,是吧骚货?」婷婷说着。

我在地上跪着,知道她们在故意羞辱我,我无奈的怯怯地说:「嗯,是的,

我喜欢。」

「听见了吗?我一猜就是,快,挨个闻闻我们的脚,哈哈哈哈!」婷婷说,

「大家都把鞋子脱了,叫这个母狗挨个闻闻。」女孩子们听到婷婷的话把鞋子全

都脱下了。

我慢慢用手捧起莉莉姐的脚,把她的丝袜脚靠在了我的鼻子上,没想到那么

高贵的女孩子的脚是那么的臭,丝袜脚趾根部和脚掌的地方潮潮的,都被汗水浸

透了。我使劲的往鼻子里吸着莉莉姐的脚臭味,我的阴部变得越来越好兴奋,我

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用嘴吸吮起了莉莉姐的丝袜套着的脚趾,又用舌头舔着她丝

袜的足底。

「看看,看看,做女人做成这个贱样,也真是没话说了……来闻闻我们的。」

旁边的玲玲说。

我跪着挪到玲玲的面前,用手捧起玲玲的脚,玲玲穿的是一条肉色的裤袜,

袜子底部有些黑了,我刚用鼻子靠上去,一股描述不出来的酸臭味冲进我的鼻腔,

我干咳了两下,接着努力在闻。

「什么味道的臭婊子?」玲玲问我。

「臭的,好臭,婊子喜欢……」我说。

「那就好好闻闻吧。哈哈哈哈。」

我闻完了,就又舔起了玲玲的丝袜脚。

我闻完了玲玲的脚,就爬到婷婷的面前,婷婷脚上穿着一双白色蕾丝的船袜,

我刚要闻的时候,婷婷对我说:「臭婊子,你给我洗洗脚吧,别闻了,直接洗啊。」

我答应了一声,双手伸过去准备脱下婷婷的袜子用嘴给她洗脚。婷婷却说:「臭

婊子想干什么啊?我叫你用逼给我洗脚,你把臭嘴递过来干什么啊?」旁边的女

孩子都笑了,还说:「婷婷你好变态啊,我们都没看出来啊。」

「这有什么了,既然花钱了就要玩个痛快,臭婊子,把袜子褪下去,裙子撩

起来!叫我们看看你的逼被操成多大了!」婷婷对我说。

我颤抖着忍着羞辱把裤袜和内裤退到了膝盖处,又把连衣裙撩起来,露出了

不太浓密的阴毛。玲玲对我说:「躺地上!这叫我怎么洗啊!」我於是就躺到了

地上,屁股正对着婷婷。

「看啊!逼都湿透了,天生受虐的婊子,是不是被骂得很爽啊?」婷婷说着

就把脚放到我的阴部,两只脚轮流地踹着摩擦着我的阴部,本来阴部很兴奋的我,

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叫啊,叫!臭婊子,就喜欢听你叫!哈哈哈哈。」女孩子们都大笑着。

婷婷把大脚趾伸出来,使劲的往我的阴道里面捅,我兴奋的都不行了,呻吟

声越来越急促。

婷婷对我说:「臭婊子,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可有脚气啊,传上你,那就成

逼气了,每天保证叫你逼更痒,哈哈哈哈。还不谢谢我啊?」

「谢谢婷婷姐,谢谢婷婷姐。」我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来,起来,把我叫舔乾净了,脚上都是你的逼水!噁心死老娘了!」婷婷

对我说着。

我扶着地慢慢的坐了起来,把手捧着婷婷沾满我阴道分泌物的脚,使劲舔了

起来,味道好骚啊,我一边吸吮着玲玲脚上的臭味,一边吃着自己阴部的粘液,

被同龄的千金大小姐辱骂虐待,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做婊子的最高境界,我好陶

醉好陶醉。

我舔完了婷婷的脚,婷婷就叫我赶紧去闻雯雯的脚,不要耽误时间。我爬到

雯雯面前,正准备去捧住雯雯的浅灰色裤袜脚,但是雯雯却说:「你别给我闻了。」

「雯雯,别害羞啊,来玩就玩的痛快些,家里人都不知道的,别害怕。」

「不是,我就是不想了,你们玩吧……」雯雯说。

「真扫兴,别理她,咱们玩。」婷婷在一旁说,「臭婊子,闻完我们的脚了,

自己闻闻自己的脚吧……」

我听到玲玲的话,说了声好的,然后就坐着搬起自己的脚低下头去闻。

「看啊!看这个臭婊子的袜子多髒啊!都黑透了!真是又骚又臭!……你这

袜子多久没洗了?」

「我刚穿的,这里不脚穿鞋子,光着脚走……早晨洗漱的时候也是,上厕所

的时候也是,所以髒髒了……」我怯怯地说着。

「上厕所的时候也光着脚啊!踩了一脚的尿吧!」

「嗯。」我羞耻的低下了头。

「真他妈的贱!快给我们表演表演,自己舔沾满尿的脚!把袜子脱了舔!」

玲玲说。

我把袜子脱了下来,捧着自己的脚,准备开始舔。当我的鼻子靠近的时候,

闻到一股臭味,从村子里出来以后还没有洗过一次脚,味道好臭,但是没有办法,

我只能服从客人的命令,张开嘴使劲的吸吮着自己的脚趾,品嚐着自己脚臭的味

道,我还没有舔过自己的脚了,今天我被开发出来了,我觉得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也许以后我再没有人的时候,会偷偷的舔自己的臭脚,因为这能够叫我觉得自己

更贱,更兴奋。

「骚货!你的衣服是从哪买的?怎么那么土啊!边上还破了!」莉莉翘着二

郎腿问着我。

我放下正在舔着的脚,和莉莉说:「不是买的,是在村子外的垃圾场捡来的。」

「啊?!」几个女孩子异口同声的惊呆着叫着。莉莉又问我:「为什么啊?」

「因为家里太穷,连饭都吃不起,别提买衣服了,不能和各位大小姐比,我

和姐姐都是从垃圾场捡衣服,捡富贵人家丢的剩饭吃……姐姐靠卖身养活我……

然后我就被卖到这里了,好叫姐姐能过好一些……」我说这说着低下了头,觉得

自己在她们面前好自卑。

「好可怜啊!居然有人过这样的生活,都是同龄人……哎」,婷婷在旁边说,

别的女孩子也露出同情的表情。

「只想到你是这里的性奴,没想到你那么可怜,只顾着我们自己高兴了,没

想到……哎,,,都是同龄的女孩子……你在这里他们一个月给你多少薪水?」

玲玲也在旁边说着。

「一分钱也没有,卖我的钱都给姐姐了。」我小声低着头说着。

「啊!!!!一分钱都没有!!!这群人太不是东西了,你这样……他们一

分钱都不给你?!!!」莉莉说着。

「没事的,都是命。我的任务就是伺候好你们,不用可怜我……」我偷偷的

留下了眼泪,哭了起来,心里想没想到她们还是很善良的。

「淑娟,你想吃什么?和姐姐们说,姐姐们叫他们去做。」莉莉对我说着。

「什么都不想吃,起床的时候吃过了。」我一想到我的早饭,混合着看守臭

脚的早饭,我更想哭,但是我不想说出来。

我看见三个女孩子互相耳语了一阵子,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她们耳语完,

婷婷和我说:「淑娟,姐姐们叫看守用进口的材料做份意大利面,你等会啊。」

我看见玲玲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在和看守说着。

我彻底的大哭了起来,不住地说:「谢谢你们……」

「快把袜子穿上吧,对不起,我们刚才不该那样。」玲玲说着,然后起来扶

起我,叫我把裤袜和内裤穿上,然后叫我和她们一起坐到沙发上,拿出纸巾为我

擦眼泪。我一直抽泣着在说:「谢谢你们,你们真的是太好了。」

一会门开了,看守带着一个赤裸的女孩子端着香喷喷的一碗意大利面进来:

「各位奶奶,点面怎么就要一碗呢?玩的还好吗?这个骚逼有没有不听话?」

「操你妈的!你们叫人家做……做……这个,一分钱不给人家,欺负人家…

…我们都知道了!这碗麵是我们为淑娟点的,你管得着吗?我们看妹妹太可怜了。」

「小的们错了,小的们错了,姐姐们说的事情小的不知道,我还有事,我先

走了啊。」

「快滚吧!」莉莉说。

看守一溜烟似的就出门了,然后关上了大门。

「淑娟快吃吧,你从来没有吃过吧?」玲玲问我。

「嗯,你们吃吧,一定很贵的,我吃不起,不敢……你们的好意我领了,我

吃不起……」

「你吃吧,这面是我们请你的,我们经常吃,没多少钱。」莉莉说着就把碗

递给我。我慢慢的接过碗,拿起叉子,就尝了一口,好香啊。

「淑娟,这种吃法有些太单调,姐姐们还有种好的吃法,给你弄一下好吗?」

婷婷说。

「好吧。」我傻傻的答应了一句,就把碗放到手伸过来的婷婷手里。婷婷接

过我的碗,就离开沙发,我看着,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看见婷婷离开沙发,把碗放到地上,这一幕好似曾相识。然后婷婷脱下裤

子,蹲在了碗上,在盛着意大利面的碗里面撒了一泡深黄色的尿液,我呆呆的望

着,我看见她起来提上裤子,然后端着这碗黄黄的尿液泡着的意大利面递给我。

「来,淑娟,这样吃最好吃了。」刚才还对她们千恩万谢的感激的我一下子反应

不过来,我呆呆的接过这碗尿泡的意大利麵. 「淑娟,知道婷婷姐为什么往面里

尿了一泡尿吗?」玲玲问我。

「不知道。」我小声的说着。

「虽然我们知道你很可怜,但是这个面那么高贵,我们都担心你吃了以后消

化不了,往面里尿一泡尿,这样才符合你的身份,吃下去才健健康康的……你说

姐姐们好不好啊?考虑的对不对啊?」

我听见这番话,双手颤抖着,我知道她们根本不是可怜我,而是在商量好故

意琢磨我羞辱我。我好伤心,好委屈,我的手端着面颤抖着呆呆的对她们说:

「谢谢各位姐姐,各位姐姐都是为我考虑的,都是为我好。」

「那就赶快吃吧,一会都凉了,真可怜。吃完把汤也喝了啊。」莉莉说。

我颤抖着用叉子卷起意大利面,我望着这变了味道的已经没有刚才的香味的

意大利面,浑身颤抖着。

「快吃……淑娟你是不高兴吗?」婷婷问着。

「高兴……高兴……」

「高兴就笑笑,笑着吃啊。」玲玲说。

「嗯……嗯……」我努力假装着笑着,把叉子卷起来的意大利面慢慢放进嘴

里,刚才的香香的味道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嘴骚骚的,鹹鹹的味道,好鹹,

甚至鹹的有一股苦味。我假装很好吃的样子慢慢咀嚼了起来,然后使劲吞了下去。

「好吃吗?」婷婷问我。

「好吃。」我答着。

「好吃就快吃。」

「嗯。」

我全身都充满了耻辱感,把叉子伸进面里,一口接一口的大口吃着,一边吃

一边抿嘴笑着咀嚼,嚥下去后还说一句:「好吃。」故意的在麻木自己,叫自己

觉得就是在吃一顿大餐。

「别只吃面,喝口尿。」玲玲说。

「嗯。」我抱起碗,大口大口的喝着这碗黄黄的尿液,然后又接着大口大口

的吃,恨不得马上把这碗难吃的意大利面快吃完。可能是我吃得太急了,噗的一

口把嘴里的尿和面都呛了出来,呛到玲玲和莉莉全身都是。莉莉和玲玲马上站了

起来,用纸巾擦着身上的面。

「啊?!!!!淑娟,你把我们的衣服都弄髒了,这可怎么办啊!我们好心

好意的为你买麵吃,你怎么能这样啊?这可是从意大利定做的。」

我把麵放到了地上,然后跪在地上,跪在她们的面前,说:「姐姐们,求姐

姐们放过我好吗?求求姐姐们了。我就是一个性奴,农村里出来的苦孩子,比不

了各位姐姐,求求姐姐别和我计较,放过我好吗?」

「放过你?!!!叫我们怎么放过你!!!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真是可怜

人必有可恨之处,天生的贱命,不值得人可怜!」莉莉脸色突然变了,狠狠地对

我说。

「真是够贱的,白费了我们一番好心,还可怜你,把人家衣服弄坏了连说声

对不起都不会,真是没有教养的农村婊子,把我们买的面都吐出来,臭婊子!」

婷婷在一旁说着。

我听到她们这么说,我两眼呆呆绝望的望着她们:「好的,我吐,我吐……

只求你们放过我……」我绝望的对她们说着,然后我用手狠狠的抠自己的喉咙,

抠的自己眼泪都流了出来,一阵乾呕,突然我呕的一声,刚吃下去的面都一口一

口的吐进了面前的那个碗里。

「姐姐们,我都吐出来了,求你们放过我,我真的赔不起,你们那么高贵,

求你们别和我这个贱货一般见识,求求你们了……」我因为害怕哀求的都快哭出

来了。

「不行!叫看守!」莉莉说。接着莉莉拿起电话机在叫看守。我跪在地上求

着她们说:「不要不要。」

一会门开了,进来了几个看守,看守一进来就往我身上踹了一脚:「操你妈

的,不识抬举的贱货!」

「各位奶奶,各位奶奶息怒,您们的衣服园子都赔了,今天的费用就全免了,

这个红包里有一万欧元,四位奶奶拿回去花买些东西,真的太对不起了太对不起

了,我们回来好好罚罚这个臭婊子,没想到惹您们生那么大的气。」

「哼!看你们还会办点事!」莉莉接过红包说着。

「那好吧,我们走了,回来把赔衣服的钱都划到我们的账户上,限你们三天

时间!」婷婷说完,几个女孩子就摔门出去了。

我听到这番话,我知道自己死定了,不浑身颤抖着,连怎么哭都忘了。屋子

里静静的,只有我和几个五大三粗的看守,静的连呼吸都能听见。

「臭婊子,把地上那碗给我自己喝了!」一个看守冷冷的对我说。

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马上端起碗,咕咚咕咚喝着自己的呕吐物。千万不

要呛出来,不要吐出来,都喝下去,都喝下去,虽然那么难喝也要喝下去,我心

里默默的说着。其实好难喝啊,黏黏的,酸酸的,好噁心,但是我如果不喝,我

就更死定了,我在尝试着看如何平息他们的怒火,但是我知道这仅仅是个惩罚的

开始而已。

我喝完了,喘着大气,捂着胸口把碗放在了地上。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几

个看守就冲了过来,有人拽着我头发,有人往我脸上狠狠的抽着数不过来的大嘴

巴,我觉得自己都快被打死了,我惨叫着,哀求着,但是无济於事。

跳棋单机版

执剑江湖破解版

诛仙传BT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