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赢了也没用的征地官司

发布时间:2020-07-13 13:15:39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这不又回到了原点?赢了又有什么用?不该建的房子还在建,被推平了的田地也不能再种水稻了。”

一般而言,老百姓起诉政府会比较谨慎,“民告官”的阻力和困难可想而知。然而,安徽庐江人高宽长,“为了乡亲们的利益不受损失”,抛头露面,用法律武器对土地拆迁过程中的不合理行为坚决说不。

挨打的“外乡人”

高宽长觉得自己很“窝囊”。户口早已从老家安徽省庐江县迁出并在北京定居多年的他,在一次回乡探亲期间,“无缘无故被人打了,并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天。”

使其挨打的事情本身与高宽长并没有利益纠葛。2012年国庆节,高宽长回家乡看望父母。他从小在村里长大,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工作,个人发展得不错,在村民眼里是个“有本事的人”。

探亲期间,几名村民找到他,告诉他一件村里耕地被强行征用的事:2012年7月的一天,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路下村民组仅存的60亩耕地上,突然开进来几十台推土机和挖掘机,要推平正在生长的庄稼。村民集体反抗,大量警察出面制止,造成多名村民受伤。

通过村民提供的照片、视频以及信访记录等信息,高宽长判断,冲突的原因是政府违规征地且采取了不合法手段。

高宽长建议村民理性维权,不应采取对抗方式。随后,高宽长帮村民写了一份规范的材料后返回北京。“两周后,村民认为镇政府的答复不合理,希望我回去帮忙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出于对乡亲们的感情,高宽长当年10月22日再次回乡,并重新整理信访材料,村民们也准备向上一级政府信访。

2012年10月23日早晨,“被征用”土地上又有大量挖掘机进入,试图推平庄稼,村里的很多老人一拥而上,双方再次爆发冲突。

冲突发生时,有村民电话告诉了不在现场的高宽长,他随即联系当地镇政府相关领导,希望相关部门能与百姓协商处理,同时以短信方式告知庐江县县长现场的危险情况。此后,高宽长与村民一同前往镇政府,“镇政府承诺停止施工并尽快给村民答复。”

可第二天一早,“在回家必经的公路旁,现场一片嘶喊声,大批警察排起长队有序地保护着挖掘机开进农田,还有警察在抓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有人从背后勒住我的脖子将我按倒,数名警察上来对我拳打脚踢,后将我抓上警车,关进派出所,直到当晚8点多才放我出来,那时衣服全被扯碎并多处受伤。”高宽长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请律师打官司

对于高宽长的遭遇,村民普遍认为,这是故意针对高宽长,“因为他为我们说话,帮老百姓做事。”

“当晚我被放出来后,看到村民仍聚集在一起,决定与政府施工队对抗到底,我只能尽量安抚村民激动的情绪。”高宽长回忆,现场村民情绪激动,他说了很多话才让他们平静下来。“其实征地补偿和我一分钱关系也没有,但眼睁睁地看着乡亲们采取极端方法维权,实在于心不忍。良心也告诉我,不能就这样退出。”

接下来的几天,镇政府和相关单位没有再和村民沟通,高宽长觉得,如果不及时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有可能会闹出人命。”

如何让村民冷静下来,不用激进的方法对抗,高宽长开始为村民们讲解法律。“我建议村民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合法权益,但多数村民都报有怀疑态度,因此只能招集全体村民开会。”

高宽长告诉记者,村民心里的疑惑很多:百姓告政府,赢的可能性有吗?从来没有村民打过这种官司,应该告政府哪个主体?法院会不会受理?律师敢不敢接?耕地上已经在建房,官司打不赢怎么办?会不会得到报复?经过多次协商,村民最终同意由高宽长出面邀请北京的律师给他们分析一下。

受邀而来的律师向村民代表解释了他们的种种疑问。“律师认为这是一起相当普遍的违法强征土地案件。”在高宽长的劝说下,村民与施工队的肢体冲突暂时停止,“不管政府是否合法,村民答应我不再用身体和武力对抗施工。”

“打官司”的共识达成后,接下来需要挨家挨户说明情况并分征律师费。这成了摆在高宽长面前的又一大难题。“有的村民知道请律师要花钱,打官司的心就不坚决了,我和部分村民代表心情也开始沉重起来,多次开会研究并挨家走访讲解利害关系,才将更多的村民团结起来。毕竟通过吵闹和肉体抗衡是无法阻止违法施工的。”

最终,半数以上村民签字同意请律师打官司。这场官司会打多久,结果如何?高宽长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他相信,国家提出的“以法治国”不会仅仅是句口号。

经过数月协调,2013年初,村民们与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签署了代理协议。

裁定违法又怎样?

艰难的调查取证工作随之开始。在前期行政复议和律师调查过程中,每一份文件都需要村民签字按手印,需户户通知并落实,工作量很大,只能慢慢等。高宽长说:“等待的过程中心里忐忑不安,不知结果会怎样?大家期待都很高,但看着耕地上在建的楼房一天天长高,我和村民代表都顶着巨大的压力。”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高宽长带领村民正式向庐江县法院提起上诉,将庐城镇政府和庐江县公安局同时告上法庭。几经周折,庐江县法院最终受理了这起村民集体起诉镇政府的案子。

高宽长说,在一次庭审辩论阶段,律师向法官表达了村民的主要诉求。“村民不是不讲理,只要政府有合法征地手续,按照正规补偿标准执行,村民们并没有意见。关键是政府没有征地手续还采取强征手段,这让村民无法接受。”

庭审结束后,村民们大都心里没底,“说实在的,我当时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毕竟告的是政府。法官心里有没有倾向于镇政府,大家都不得而知,但我相信法律终究是公平的。”高宽长说。

2014年6月16日,庐江县法院正式下达行政判决书,判定庐江县庐城镇人民政府2012年7月10日强行征收原告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路下村民组的集体土地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拿到判决书后,高宽长和村民们高兴了好一阵。但冷静下来他们发现,判决书只是判决镇政府征地属于违法,但违法后怎么解决纠纷没有说明,仍然没有解决村民的具体利益诉求。“这不又回到了原点?村民感叹,赢了又有什么用?不该建的房子还在建,被推平了的田地也不能再种水稻了。”

如今,如何将这场官司向前推动?高宽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记者 郭鹏)

南雄西装定制

延吉西服定做

北京工作服制作

鹿泉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