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寒悬赏两千万寻找代笔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9:45:07 阅读: 来源:美发剪厂家

本报记者卜昌伟

1月15日中午12点13分,IT评论博主麦田在博客上贴出文章《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麦田在博文中说,韩寒的形象,完全是他父亲韩仁均和出版人路金波“人造”和“包装”的结果。昨天,针对麦田的文章,韩寒回应称都是无稽之谈,愿意悬赏两千万寻找“代笔人”与“人造”的证据。

>>麦田

韩寒的成功为人造

麦田自称从事IT行业。在这篇名为《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的文章里,麦田从韩寒成名之初说起,力陈韩寒在写作上的成功都是父亲韩仁均、出版人路金波“人造”的结果。其中,韩仁均“人造”的结果是,让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写作《杯中窥人》获奖而一举成名。“给韩寒出题的李其纲,是韩寒爸爸韩仁均的大学同学。”麦田称,韩寒在博文里旁征博引,引经据典,用笔老到,最后甚至还出来了拉丁文。对于一个连英语都不顺溜的17岁少年,似乎不可能现场写作,因此韩寒出名其实是“拼爹”的结果。“韩仁均的文笔相当好,创作小说,在报纸发表文章,曾用笔名"韩寒"。”

路金波“人造”的结果是,将韩寒从“骂教育”“骂文化”“骂社会”的愤青,包装成为一个批判性的公共知识分子。为证实自己的说法,麦田对韩寒2008年到2011年间的博客文章做了统计,并列出韩寒参赛的CRC和CTCC赛程时间表,与韩寒博客发表时间进行交叉对比。“因为如果公民韩寒不是团队运作的"双簧",那么你不可能一边进行着非常专业的赛车比赛,一边还好整以暇地写时政博客。也就是说,不太可能存在赛车时间,还有心情和精力发表时政博客的情况。”麦田由此怀疑“公民韩寒”是路金波团队包装出来的产物,韩寒的文章可能是由路金波团队的人“代笔”。

麦田自称发文章揭露韩寒的动因并非自我炒作:“本人从事IT行业,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靠文化吃饭,也不靠此文求名牟利。写此文目的有三:一是因为"韩三篇"以商业炒作为目的,激起本人愤怒;二是路金波和韩仁均辱骂嘲讽本人,激起本人更加愤怒;三是因为知识界抓不住重点(韩寒之伪),看得本人着急。只好赶鸭子上架,自己动手。”

>>韩寒

悬赏千万找证据

针对麦田的博文,韩寒

昨天给予回应,并写下《劣等文章一篇》的博文。在博文中,韩寒表示自己至今没有经纪人,也没有包装团队,路金波也不是其经纪人,路金波只是偶尔会帮忙接洽的好朋友。“我甚至没有一个助手,实在需要帮忙,都是我拉力赛的领航员孙强临时顶替几天。我出席任何场合,排场最大时也就两个人。至于说我有一个写作团队,我想如果我能藏一个活生生的团队十年不被外界发现也不错。”韩寒说:“至于文中所说的路金波,他也是我最信任的挚友,他经常出来帮我说话,以至于很多事情大家都以为是路金波在为自己的利益而炒作。而事实上,我最近卖得最好的两本书《独唱团》和《1988》由于种种原因都是在其他公司出版,而且那两个公司都是路金波的竞争对手。这其实已经可以说明一些事情了。”

至于自己的文章是人“代笔”一说,韩寒更是觉得好笑:“那我就悬赏吧,凡是有人能列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本人也愿就此封笔,并赠送举报人所有已出版图书版权。”

韩寒说,之所以用这样幼稚的方法来说事,“是因为我没有办法证明我的文章是不是我写的,因为我没在大家眼皮底下写,就算我在大家眼皮底下写,阴谋论者也能说我是在默写。这种有罪推论的诽谤其实是可以推及到所有活着和死去的作家身上的,你无法证明有些事你不曾做过。既然说我有写作团队,有策划团队,有代笔,人总有生活圈子的,这些人总要吃饭聊天见朋友,策划联络发邮件,总有人知道这事,这笔钱不小,总有认领的吧。”

>>第三方

赵长天否认拼爹说

针对麦田质疑韩寒《杯中窥人》获奖“拼爹”的说法,新概念作文大赛主办方《萌芽》杂志社赵长天给予否认,他说《杯中窥人》的题目当时的确是李其纲出的,但那时候韩寒父亲韩仁均和李其纲相互不认识,不可能存在作弊。

挂号

医院挂号平台

名医汇

相关阅读